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秣马南宋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喝酒
(首发、域名(请记住_3<3^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第四百二十九章喝酒

    这种两败俱?#35828;?#23616;面是石斌最想看见的,他恨不能一?#26412;?#36825;么看下去,看到越来越多的元人因为怀疑、误解而斗个两败俱伤甚至是玉石俱焚。他们元人鹬蚌相争,自己渔翁得利。

    离开巴图的地盘近百里,石斌一伙才停了下来。这时候停下有两个目的,第一是休息,第二则是在此商量之后的路怎么走。毕竟之前两个千户所开打动静绝对小不了,元人即使不怀疑到他们头上,他们也得更加谨慎的前?#23567;?#22914;今已经是元人腹地,容不得半点闪失。

    故而在休息了一个晚上之后,石斌便将汪立信和许风拉到自己帐篷里议事。

    “你们说说接下来怎么走?”石斌很严肃的问道。

    “石大人,这方面你是老手经验足,怎么走你拿主意就行了,问我们干嘛?”汪立信笑道。

    ?#24052;?#22823;人,话别这么说,我?#30343;?#35832;葛孔明。就是卧龙不也有失算的时候?我可不想因为我的愚蠢而把大家葬送在这茫茫大草原上。有什么想说的就直接说,咱们现在可是在元人的地盘上没多少时间说客套话。”石斌提醒道。

    明白自己是犯了错,汪立信有些尴尬的点?#35828;?#22836;。若在以前他可不会这么谦虚,如今是见识了石斌的手段算是服了气才成个小羊羔而已。

    ?#24052;?#22823;人没介意?#19968;?#35828;得直吧?如果有想法就请说,不必犹豫。即使错了也?#30343;攏?#30693;错能改善莫大焉。”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那是哄小孩子的,汪立信从来不信。不过如今在元人地盘上时刻都面临着危机,所以即使不信也得说出自己?#21335;?#27861;。

    低着头看着身上穿的?#36335;?#27754;立信总有一些说不出来的别扭和不安。想着想着他习惯性的拿起了茶杯喝茶,没留意温度被茶烫了下。这让他陡然意识到了一点喝酒。

    元人几乎个个都是大酒壶,即使女人的酒量也不小。自己这帮?#21917;?#21917;不了半斤黄酒就绝对烂醉如泥,何况元人的烈酒?只要稍稍留意,元人就能从中看出破绽。

    于是汪立信十分着急的说道:“石大人,刚刚汪某想到了一个很麻烦的事情。”

    ?#24052;?#22823;人请说。”

    “元人太能喝酒,动不动就是几斤,而咱们最多半斤就会扛不住。若是元人的哪个首领邀请你去喝酒,如果喝多了露馅怎么办?”

    听到汪立信的这番话,石斌非常高兴也非常意外,没想到他还想到了这些。笑道:“多谢汪大人的关心,你想不想知道那群元?#23435;?#20309;有如此大的酒量吗?”

    从石斌口气中听出他并不惧怕与元人饮酒,这可让汪立信非常不解。难道石斌也是海量?

    ?#24052;?#22823;人应该知道元人经常喝马奶、牛奶、酸奶这些东西吧。”石斌笑道。

    “知道。他们喝奶就和我们喝茶一样。”

    “他们之所?#38405;?#21917;那么多酒不醉就是因为他们喝酒之前和喝酒之后都喝些酸奶,有些甚至边喝酒边喝酸奶,这样一来酒量就大很多了。”

    石斌的话让汪立信感觉不?#20260;家欏?#21917;酸奶能增大酒量?他可不信。他只听过浓茶解酒没听过酸奶解酒。

    ?#24052;?#22823;人不信对吧?”石斌笑道。还没等汪立信答话,他又说道:“待会咱们?#25512;?#37202;量。石某记得你的酒量比我小。今天你就喝些酸奶,看看酒量会不会比我大,如?#21361;俊?br />
    没人?#19981;?#24403;试验品,汪立信虽然知道石斌这是为了说服自己,但是他默不作声。看出了汪立信心中所想,石斌知道自己的提议令他有些不爽。于是换了个方式:由自己边和酸奶边饮酒。让汪立信看看自己的酒量会不会变大。

    见石斌如此自信,汪立信其实已经信了七八分,但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汪立信还是很想看个究竟。于是点头同意了石斌的建议,并期待晚餐的开始。

    很快晚餐就开始了,为了让汪立信彻底服气,石斌还提议:自己喝蒙古烈酒闷倒驴,汪立信则喝点米酒算了。

    虽?#30343;?#25996;的这个提议让汪立信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感觉自己在偷奸耍滑,但为了验证石斌所说,汪立信也没拒绝。

    一开喝,石斌就是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一斤酒很快就没了。但石斌还跟个?#30343;?#20154;一样谈笑自若。而汪立信却只一口一口的抿酒。最后,令人尴尬的事情发生了:石斌喝了近三斤闷倒驴才醉,汪立信才喝四两米酒就不行了。

    第二天汪立信醒来一睁眼就看见石斌在帐外练他的‘七伤拳’。而自己则觉得头重脚轻站都站不起来。

    发现汪立信醒来后,石斌便走过来道歉,?#24052;?#22823;人,昨天对不起让你喝醉了。”

    “不不不,石大人有这个办法应付元人汪某对大人更加服气,对此次奇袭也更有信心了。”汪立信有些担心的问道,“请问石大人带了多少酸奶?”

    “这个请汪大人放心,我们本身就带了三千斤,每个将士五斤。而?#19968;?#20250;从路过的小部落去买,不会吃老本用完的。不过经汪大人一提醒,我们的确得注意这个问题,要手下将士与元人打交道时要记得喝酸奶不能傻傻的只喝酒,更不能一口酒都不喝,那样太容易露馅,成了不打自?#23567;!?br />
    这时候许风开口道:“二位大人,我们前面有三个千户所,据我们得到的情报,这三人全都是奸诈狡猾之人,东边出了这?#21019;?#21160;静,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恐怕咱们身上的?#36335;?#24471;换换。”

    换换?石斌与汪立信二人见许风的样子有些拿捏不准他话里的意思。

    “二位大人,我说的换换?#30343;?#25351;?#24576;?#20854;他部落的服?#21361;?#32780;是指将这些贵族服?#20301;怀善?#36890;官员的服饰。”

    这么一说,二人有些明白许风的意思了。之前是冒充微服私访的国公,穿的是平民服饰。造成了两个小部落火并后自然不能再穿平民服?#21361;?#20294;也不能弄成大贵族的样子,所以装成稍有身份的官员最合适。元人不可能想到自己带?#22235;?#20040;多他们的服饰。

    立刻接受了许风的建议,石斌与汪立信下令:所有?#23380;?#22312;之后饮酒时必须一起喝酸奶,否则军法从事。所有穿贵族服饰和戴着贵族标志的人都改为普通的服?#21361;?#35201;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就连石斌自己都穿成了个普通上千户的样子,一看就是大家族里庶出的子弟。

    ?#24613;?#22909;了之后,石斌决定去水草最丰美的部落。给元人一计重拳。最好是让其余两家都眼馋这被弄得弱?#35828;?#37096;落才好。

    看着这一望无际的草原美得让?#23435;?#27861;形容,置身其中感觉到的?#30343;?#33258;然的美,都差点让石斌忘了他是来干嘛的忘了还要前?#23567;?br />
    愤怒是很难?#20013;?#32500;持的,所以在到达那个千户所时,石斌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都开始怀疑是?#30343;?#35201;继续污染元人的水源,让他们再无法在这片草原上立足。

    看到石斌的异样,许风这条他肚子里的蛔虫立刻凑过来问:“大人,你怎么了,是?#30343;?#26377;什么?#30343;?#26381;?”

    “没?#23567;?#35768;风,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石斌明显有些犹豫。

    “大人请说。”

    “你说咱们这么做对吗?”

    “这么做?大人说的是怎么做?是说咱们挑起他们之间的纷争还是污染他们的水源?”许风问道。

    “自?#30343;?#27745;染水源。这办法我觉得有些太残酷太下流。”

    一听石斌是因为这而犹豫不定,许风立刻焦躁起来。不顾身份低微直接斥责石斌不该妇人之仁。更说元人动辄杀大宋几十万人,污染水源并不为过,只不过让他们在?#23435;?#27861;立足而已。强调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照许风话里的意思,没?#26412;?#20803;人只污染水源是对他们的仁慈。这些话勉强让石斌过了心中这道坎,再次?#25351;?#21040;之前的状态。

    到?#22235;?#21315;户所后,所里的千户立刻出来迎接。瞧那模样猥琐得很相当?#32439;幔?#32477;对是个奸诈狡猾的?#19968;鎩?#30707;斌的警惕性立刻提高。

    “兄弟是哪里人,到我们这干嘛来了?”那千户笑眯眯的问道。

    当然不能再说是塔塔尔部的,石斌信口一说,自己便成了哈答斤部的千户,奉自己万户之命去拜访乃蛮的几个重要?#23435;鎩?br />
    “兄弟叫什么,我叫巴特尔是这里的千户长。”

    “我?#20852;?#36203;巴萨。”石斌说道,“走了这么远希望到巴特尔大?#22235;?#36825;落个脚休息一晚。”

    “当然可以,咱们都是草原上的弟兄,你要在我这住多久都行,越久我越高兴。我好久没见其他部落的弟兄了,如今来了真是高兴。”

    “那就多谢了。”

    “不谢,不过我可有个条件哦。”巴特尔狡猾的笑道,“兄弟好酒,今晚咱们得痛饮十斤,否则我可不许你带手下在我这落脚。”

    十斤?数字倒是把石斌吓了一跳。但是绝不能表现出来,反而飞快的答应了下来。并表示自己一定会喝赢巴特尔,让他先倒下。

    石斌的这份豪爽的态度让巴特尔放心不少,这样子才像地地道道的草原汉子。毕竟东边安吉斯和巴图二人打得两败俱伤让他不得不警惕是有小股宋人潜入搞破坏。不因为别的,就因为元人之间的战斗一般是吞并或者驱逐对手,基本不会污染水源。因为战争的赢家自己还要用那水源。

    暂时没有找到石斌的破绽,石斌又装得很疲劳。巴特尔不好一直拉着他聊天,只好送他回了刚搭好的帐篷里休息。

—\>㈢/㈢`小《`说`网 м.彡\彡\x\s.c/ó—M手机端(sansanxiaoshuowang
浙江定海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