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寻唐 > 第一章:一声长啸
  一股漩涡儿风平白无故地就在前方的敞坝之上吹了起来,将一片片金黄的落叶裹在其中,呼啦啦地扶摇直上,飞得比屋顶还高的时候,又哗啦一声散成了一片片飘然落下,那漩涡儿风?#21561;?#20063;快,去得也速,失去了风这个依仗,落叶大都便只能飘落尘埃,当然,也有不少飘落在了此刻正坐在屋脊之上的李泽身上。33小说更?#20262;?#24555; 电脑端:http://www.29689723.com/

  李泽双手托在下巴之上,肘弯儿撑着膝盖,保持这个姿态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了,哪怕叶子落在头上,肩上,甚至一只从他头上飞过去的麻雀毫不?#25512;?#22320;拉了一砣黑中带灰白的粪便在他那身价值不菲的湖蓝色夹衣之上,也不曾让他动弹过分毫。他就这样瞪着一双大眼睛略带着忧郁地注视着远方,却又没有任何焦距。

  李泽今年只?#36824;?#21313;四岁而已,但身量却远比同龄人要高大,十四岁的年纪,已经长到了一米七左右,一张脸虽然说不上貌比潘安,但却也是棱角分明,剑?#22841;?#30446;,英气逼人。当然,这也得益于他的遗传的基因甚好,再加上生活条件优越而致。

  他在屋顶之上扮着思考者,下头院子里,却有好几个?#35828;哪?#20809;一直落在他的身上,哪怕?#21069;?#33046;子矗得酸软不?#22467;?#20063;不敢稍有大意。他们这些?#35828;?#36523;家性命都系在李泽一人身上,别说李泽有个三长两短,便是有个头痛脑热,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了不得的大事。

  “爷,时候差不多了,夫?#35828;?#30528;您用饭呢!”一个穿着橘黄色裙裾的少女一边用手揉着自己的?#26412;保?#19968;边脆生生地喊道。她叫夏荷,是李泽屋里头的大?#20928;罰?#34429;说是?#20928;?#30340;身份,但实则上这种人家屋里的?#23601;罰?#27604;起一般人屋里头的大家小姐还要过得舒?#39318;?#36149;一些,不说别的,但是这一件圆领,斜襟,散绣着金银暗花的裙子,便价值上百两银子。更不用说头顶之上插着的碧玉簪子,手腕上带着的?#39318;?#37329;丝的?#23376;?#38255;子,每一样论起来,都够小户人家一年的嚼食所用了。

  夏荷身后一?#21073;?#26159;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抄着手站在哪里,与夏荷的富贵逼人相比,这个大汉就显得俭朴多了,浑身上下只透出一股子利索和简洁。

  他叫屠龙,是李泽的护卫。

  屋顶之上的李泽站了起来,张开双臂,似乎想要将什?#20174;当?#22312;怀中,然后他张开了嘴仰天长嗥起来.

  下头的人见怪?#36824;鄭?#21482;当是没有听见,这几年来,每每李泽上了屋顶,摆出这个姿式蹲上一段时间之后,总是以这么一阵子怪渗?#35828;泥平?#20043;声作为结束.

  第一次听的时候大?#19968;?#24456;是胆?#21483;?#24778;,以为少爷魔怔了,但这么一阵子吼叫之后,少爷的心情便似乎要很好上一段时间,大家便也习已为常了.到后来,夏荷每每觉得少爷的情绪又很不稳定的时候,甚至还怂恿着李泽上屋顶看一番风景.

  果不出众人所料,当?#24179;?#20043;声停下来之后,李泽转过身来,先前那如同罩了一层寒霜的?#25745;?#24050;经重新布满了笑容.?#28216;?#33034;之上走到屋檐边缘,一涌身便跳了下来.33小说首发 http://www.29689723.com https://m.33xs.com

  原本抄着手站在哪里的屠龙向?#30333;?#20102;一?#21073;?#19968;伸手,在李泽的腋下轻轻一拖一带,李泽已经是?#20219;?#22320;站在?#35828;?#19978;,这样的游戏,他们两人已经做了无数遍,早已经轻车熟路了.

  夏荷上前两?#21073;?#25277;出一条手巾替李泽将身上的鸟粪擦拭干净,皱眉道:”爷,?#28982;?#25151;去清洗一下,换一身衣服才好过去的.”

  “嗯!”李泽点?#35828;?#22836;.扯过衣裳嗅了嗅,”是有些味儿.”

  夏荷哭笑不得,”爷,你干嘛呢?”

  李泽耸耸肩.“只?#36824;?#26377;点味而已,换不换的有什?#21019;?#32039;?”

  “爷,咱?#24378;剎皇?#20160;么小门小户的,说?#30333;?#20107;,待人?#28216;錚?#31359;着打扮,自?#30343;?#24471;讲究一些的.”夏荷低声道.

  李泽冷笑了一声,停下了脚?#21073;?#36716;头看向远处高耸的郁郁葱葱的青?#21073;?#23567;门小户,嗬嗬,小门小户至少还能自由自在的,可是我们?#26032;?我们?#36824;枪?#22312;笼子里的鸟而已,也不知什么时候,惹人不高兴了,伸过手来,便能将我们捏死.活了今日?#24187;?#22825;的,还不如痛痛快快地,想怎么活就怎么活,这样即便死了,也不亏是?#30343;?”(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爷别瞎说了,爷的前程远大着呢!”夏荷被李泽一番话说得?#25104;?#26377;些惨然,却仍然强撑着精神安慰道.

  “哈,前程远大?”李泽不以为然地扁了扁嘴.

  “老爷?#38405;故?#25402;关心的,不仅派了屠大哥这样的好手给您当护卫,这一次还请了公孙先生来教爷读书,我听说这公孙先生是极有名气的读书人呢!如果老爷?#36824;?#29239;您,又怎么会如此煞费苦?#21738;?”

  ?#24052;?#40857;?#25925;?#30495;不错的,但?#26538;?#23385;老头,你以为他真是来教我读书的吗?与其说是他来教我的,倒不如说他是来我们这避难的,这老头儿,水深着呢,那?#35828;?#20063;真?#26538;皇?#30340;,藏人都往一拢堆儿藏,倒也真是省事了.”李泽讽刺地道.

  夏荷回头瞧了瞧屠龙,屠龙却?#30343;?#20154;似的垂着手走在他们后头几?#21073;?#22909;似没有听到刚刚李泽说了一些什么.

  “爷,老爷终是您的?#30422;?#21602;!”夏荷劝道,”?#36824;?#24590;么的,您也不好在背后这么说的,这要是传到了老爷的耳中,老爷会更不喜的,这两年,老爷来这里的次数,已经是愈来愈少了.”

  “不来更好,清静.”李泽冷笑着道.

  看着李泽的模样,夏荷叹了一口气,不再说什?#30679;皇?#24341;着李泽往后院而去.

  这是一幢极大的宅子,分成了前院和后院,光是后院,便是三进三出占地十数亩,后院里又分成了好几个小院子,每个院子分成了主屋,左右厢房,以及抱厦,偏屋等大大小小的数十间房屋,以及大小花?#22467;?#27700;榭,池塘.?#36824;?#20556;大的地方,却只有两个主人,也就是李泽母子两人,其它的什么看门的,洒扫的,打理花木的,厨房上的,做针线活计以及一些粗使婆子等仆从倒有数十个.

  李泽的?#30422;?#29579;夫人住在静心阁,李泽住在铭书苑,这两个院子靠得很近,中间由一条回廊连接着,除了他们两个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的人拥有一个独立的院落,就是教李泽读书的公孙长明,住在墨香居.

  铭书苑里除了李泽之外,还住着另外的十数个人,其中便有屠龙和另外几个护卫,再就是大?#20928;?#22799;荷以及其它一些粗使?#23601;?

  夏荷是个手脚伶俐的,一进院子,立即一连声的安排下去,几个小?#23601;?#24555;手快脚地准备了?#20154;?#24085;子,?#19978;?#33655;伺候着李泽换了衣服,再洗漱了一下之后,两人便只奔静心阁王夫人处.至于屠龙等人,自然由伙房里将?#25925;?#36865;到铭书苑来.

  穿过长长的回廊便到了静心阁的?#22909;?#21069;,一个与夏荷打扮差不多的大?#20928;?#26089;在那里候着了,?#21561;?#26446;泽,蹲身福了福,轻声道:”少爷,夫人已经在正堂等着了.”

  李泽点?#35828;?#22836;,大步向内里走去,身后传来了夏荷轻声的解释着,”爷在外头顽儿的时候,不小心让鸟雀弄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在身上,洗漱了一遍,?#21561;?#26377;些迟了,夏竹姐姐,夫人没有生气吧?”

  “你什么时候见过夫人生过气?”夏竹的声音也低低的,”少爷又上屋脊了,那声叫,我们在后院都?#22365;?#32496;绰地听着了.”

  “夏竹姐姐怎么确定是爷在喊呢?”夏荷轻笑道.

  “废?#22467;?#22312;家里头,除了爷敢这样肆无忌惮地大吼大叫,那个敢这样?#28504;?就不怕被撵出去?”夏竹白了夏荷一眼.

  “也是.”夏荷掩嘴笑道,”爷今天不知怎么了,看着看着那些外头送来的消息,心情便又极度地不好起来,你也知道的,每到这个时候,爷上屋脊去吼叫一通,便会疏解不少.”

  “咱们少爷的脾气也可真有意思.别人生气了,总是会迁怒,他倒好,吼叫一通便自?#21495;?#35299;了.”

  两个大?#23601;?#22312;后面嘀嘀咕咕,李泽的脚步微微顿了下,回头瞥了两人一眼,两人立?#21561;?#30473;垂目,不再言声.

  李泽转过身来,脑子里却还响着刚刚夏竹说的话.

  “你什么时候见夫人生气过?”

  ?#21069;。?#19981;但夏竹夏荷没有见过,便连他,又何曾见过自己的?#30422;?#29983;气过,不但没有生气过,也没有开心过,甚至李泽长了这?#21019;螅?#37117;没怎么见?#30422;?#31505;过.王夫人总是那样一副淡淡的表情,?#36824;?#26446;泽闯了什么祸,或者做出了什么小小的成就,都不会使她那千年亘古寒冰一样的表情有所变化.

  走进正堂,李泽一眼便?#21561;?#20102;王夫人正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子边上.

  “?#30422;祝?#25105;来了.”李泽躬身道.

  王夫人没有言声,?#30343;?#25343;起了筷子,默默地吃起饭来.

  李泽已是习惯了?#30422;?#36825;样的习惯,也不再说?#22467;?#22352;在了?#30422;?#30340;对面,自己吃了起来,两个?#23601;?#31449;在一边,不停地为两人布着菜.
浙江定海在哪里
江苏快三遗漏数据 通比牛牛游戏大厅下载 排列3 广东体彩 山东扑克3走势图官网 3d之家开机号今天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海南环岛赛开奖记录 江苏体彩微信 山东时时彩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 今晚六开彩开码结果资料 彩神ii大发快3计划群 排列3专家杀号定胆 北京赛车pk10单挑一号 吉林快3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