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寻唐 > 第三十一章:挡路的人都得滚开
  这时代坐马车绝对是一件让人无?#20154;?#29245;的事情,你可以想象一辆没有减震设施的马车行走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之上那种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颠簸,没有久经考验的人,在上面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保管便会觉得五脏六腑一齐移位,吃下去的东西一齐上涌,随时准备冒将出来欣赏一下这外头的风景的状况。

  如果有可能,李泽是从来不愿意坐马车的,那怕骑马也算不得什么舒服的事情,但总比马车要好一些,而?#31227;?#39532;至少还追求了一个速度。

  不过这一次去县城,李泽是要去装大尾巴狼的,又有夏荷随行,而夏荷是不会骑马的,他便只能选择马车了。

  有时候李泽很是?#24187;?#30333;,明明马车这么?#30343;?#26381;,为什么这东西,在一定程度之上还成了身份的象征,似乎没有一架马车,出门在外,你就极没有面子似的。

  在路上走了许久之后,李泽觉得有些明白过来了,一路之上,他看到了牛车,看到了驴车,还有骡子拉的车,还真就没有看到除开他之外的另外的马车。33小说更?#20262;?#24555; 手机端:https:/m.33xs.com/

  马是战略物资呢,家里能拥有几匹马,的确?#30343;?#26222;通人能够企及的。而李泽坐的马车还是双马拉行的,在这个偏僻的地方,那就更罕见了。

  李泽一行五人,他与夏荷坐马车,屠立春与褚晟骑马卫护两侧,十二充当马夫,坐在车辕之上赶车,他的屁股之上挨了打,到现在还没有好利索,只能悬空坐在车辕之上,每每一个颠簸挪动了他的屁股碰到了伤处,他便疼得龇牙咧嘴,丝丝的倒吸凉气。

  李泽是个不愿吃亏的人,既然这道路他无法改变,马车的总体?#38405;?#20182;也没本事改进,那么在内部想想法子让自己坐得稍微舒服一些,还是很有必要的。他的这架马车,从外表上看,与这世上绝大多数的马?#25377;?#27809;有什么异常,不过内里可就区别大了。马?#30340;?#37096;,除开?#35828;?#26495;,其它的地方,都用上了软包,绸缎做成一个个的袋子,内里填上棉花,压平之后用针线缝制成了一个个的小方块,然后再蒙在所有凸起的地方,以防马车颠簸之时撞着脑袋。两个座位之上,同样用绸缎做成的两根带子将他与夏荷两个人?#21355;?#22320;绑在?#24403;?#20043;上,李泽美其名曰为安全带。

  还别说,这样两根带子将人交叉一绑,些许的颠簸还就好了许多了,当然,左右摇?#25991;?#23601;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37096;?#20102;。

  李泽系着这两根带子还没有什么,不过夏荷被这两根带子一勒,美景可立?#26412;?#26174;现出来了。原本穿上宽松的外衣之后,夏荷的身材已经基本上被掩盖住了,可这么一绑,却立时让她现出了原形,当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坐在他对面的李泽,一路之上都笑咪咪地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夏荷。

  所谓秀色可餐,有这么一个小美人坐在对面让自己欣赏,也总算是让这种有些痛苦的旅程多出了一些乐趣。

  愈?#24378;?#36817;县城所在,路上的行人便也渐渐的多了起来,道路也好上了许多,不再是早先的那种到处坑坑洼洼不平的泥巴路了,一些细碎的小石子被压实在道路之上,两边也能看到排水的沟渠,马车立时也走得平稳起来。

  撩开马车帘子,李泽往外看去,赶着车的,挑着担的,牵?#24597;?#23376;骡子的,还有推着独轮车的,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条道路之上倒也算得上是行人如炽。有唐一朝,女子的地位还是较高的,当官的有女的,做生意的有女的,下田干活,当垆卖酒,都是?#39029;?#20415;饭,可不像明清时期对女人的禁?#26469;?#21040;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今年年成还是不错的,算是多收了三五斗,但粮价也是应声下跌,不管过去了几千年,地主老财商人对?#29420;?#30334;姓的手段,倒也是没有怎么变过。33小说首发 www.29689723.com m.33xs.com

  想到这里,李泽便有些脸红,因为本县的粮价被打压,其实就是他的义兴堂的杰作。这两年来,义兴堂几乎已经垄断了全县的粮食交易,粮食价格如何,几乎就是义兴堂一句话的事情。现在压低粮价,等到了明春青黄不接的时候,再涨价卖出来,这是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

  粮?#24120;?#22312;这个时候,可是硬通货。(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可脸红归脸红,事情该怎么做,还得怎么做,他不做,有的是人做。李泽上一辈子和这一辈子都没有什么圣母心,在自己的视线?#27573;?#20043;内,自己力所能及之处,自己认识和亲近的人之间,他愿意去帮助他?#29301;?#33267;于那些不认识的人,他并不觉得自己要替他们负什么责任。

  那?#26538;?#24220;的事情。

  官府既?#30343;?#20102;税,当然有义务管他的子民的死活,而李泽,是冒着风险做生意的人,当然不会去承担他不该承担的事情。

  因为,我也是缴了税的啊。

  想到这里,李泽在心里稍微的吐槽了一下。说起来税还真不高,商税十税一,但如果你以为真只有这些开销那就太天真了,上下的打点都要到位,不然一个小吏便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各种各样的防?#30343;?#38450;数?#30343;?#25968;的乐捐乐输,大头也是他们。当官的心里门儿清呢,能把治下百姓的那些税赋收起来,那已经?#24378;?#20197;敲锣打?#37027;?#36154;的事情了,捐输这样的事情,是不能太指望的,还是敲诈商户来得痛快。义兴堂自?#30343;?#39318;当其冲的,如此一年下来,已经是十税三四了。

  看起来的确是有些高了,但对于这个时代来说,做生意的利润也是奇高无比的,交通的落后,信息的闭塞,使得流通变得困难无比,此处的货物,特产只消到了?#35828;兀?#22522;本上都能卖出高价来。

  上一个月,义兴堂刚刚便乐捐了一?#26159;?#26159;县里准备为成德节度使李安国,也就是李泽的老子贺寿而摊?#19978;?#26469;的。

  李泽是真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居然可以公开摊派的,后来想想也就释然了,皇帝老子过寿,不但是普天同庆,当然也是要普天出钱为皇帝贺的,他老子在成德这一亩三分地上,跟皇帝有什么两样吗?

  ?#30343;?#26446;泽猜测?#29275;?#36825;县里,州里的官儿?#29301;?#22823;概也借着这件事搂了不少钱。

  不但义兴堂出了钱,便是李泽,也?#36175;?#31435;春专门跑了一趟,给他老子送了一件礼物,就算自己?#30343;?#32769;子待见,但当一个儿子该尽的孝心,还是要尽的。不过结果让李泽很是心凉,礼物倒是收了,但连一句回话也没有,因为屠立春压根儿就没有见到节度使大人。

  与公孙长明的谈话,让李泽意识到,大争之世,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来临,眼下的平静,只不过是大暴发前最后的宁静了,也不知这?#25991;?#38745;是二三年,还是四五年,但不管怎么样,他要趁着这段最后的平静时间多挣一点钱,他需要很多的钱来为自己铺后路。等到战争爆发,做生意可就成了一种奢望了,没有强大的武力的商人,在那样的年代之中,只会成为强盗和兵匪们的最爱。

  这样的关键时刻,义兴堂现在的大掌柜居然想要出幺蛾子,李泽如?#25991;?#23481;忍?自?#30343;?#35201;将他踢出局了。
浙江定海在哪里
辽宁35选7开奖72期 江西11选5走势图 9188彩票网上海快3 一肖平特图今晚 一码中特规律公式 群英会走势图表 广东南粤风采最新开奖 河北快三走势图1000期 中国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表 腾讯游戏三张牌叫什么 湖南幸运赛车软件 西甲硅油崔玉涛 2019中超联赛积分规则 欢乐斗地主暗号 白小姐高手论坛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