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寻唐 > 第一百一十三章:去翼州
  回到翼州的曹信,心里仍然十分的窝火.

  这一辈子,他碰到的危险局面,说起来比这一次在深州还要危险的也不在少数,但?#21019;?#26469;不像这一次这么绝望.

  以前,?#36824;?#23616;面有多么危险,他总是还有刀在手,有忠心的部下在身侧,有戮力同心的兄弟一齐奋战,纵使面临绝境,却仍然心有希望.

  但那一夜,他是真真正正地恐惧了.

  “节度使再也?#30343;?#21407;来的节度使了.”曹信叹息着对王温舒道.听了曹信讲述的王温舒也是一脸的惶然之色.”你知道不知道,那一夜我?#21069;?#22238;局面唯一的机会,就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了苏宁,那个时候,我看到李安民已经不动声色地移动了几步,我也装着劝慰靠近了几分.哼哼,苏宁自以为天衣无缝,岂不知当他推门而入直斥节度使的时候,我们都已经猜到了他想干什么,他的确是苏家兄弟之中最不成器的一个.”

  “这倒不假,要是苏家那几个人还活着,哪里会给你们这样的机会了.”王温舒也是认识苏家另外几兄弟的.

  “我们跟着节度使几十年,大家一个动作,一个眼神,自然都能领会,也就苏宁自以为?#21069;?#20102;.?#19978;?#24403;时节度使居然毫无表示.”曹信有些愤怒.”最终,让我?#21069;?#33258;家的性命寄托在李澈的妇人之仁上,你知道那一夜我是怎么过来的吗”33小说更?#20262;?#24555; 电脑端:http://www.29689723.com/

  “那毕竟是他的儿子,知子莫若父嘛”王温舒劝慰道.

  “知子莫若父”曹信冷哼了一声:”他或者是认为这是他的儿子,就算有什么事,也不会真的伤害他吧可我呢”

  “大公子还是一个忠厚人.”王温舒笑道:”姐夫,这?#24187;皇?#20799;了吗大公子宽厚,这正是我们这些?#35828;?#31119;音嘛.”

  听了王温舒的话,曹信却沉默了.

  好半?#21361;?#21364;苦笑了起来.

  “那一夜,我从来都没有如?#35828;?#28212;望咱们的大公子是一个忠厚老?#30340;?#26087;情的人,无比的希望他千万不要像节度使年轻的时候那样杀伐果?#24076;?#27627;不容情.”

  “可是等我挨过了这一劫,安全地回来了,我却又无比地失望他不像节度使那样厉害.”

  王温舒有些诧异:”姐夫,这是怎么说难道有一个宽仁的主上不好吗”

  “那?#30343;强?#20161;,那是妇人之仁.”曹信冷笑道:?#27604;?#26524;换了我在他那个位置之上,?#19968;?#27627;不犹豫地下达兵变的命令.”

  王温舒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世道快要乱了,有一个妇人之仁的主上,可不见得就是一件好事了.乱世争霸,逐鹿天下,你何曾见过有妇人之仁的人胜出过如果他失败了,我们?#25105;?#23384;身我们的家族?#25105;?#23384;世”曹信看着王温舒.

  “姐夫,没那么严重吧”

  “或者吧”曹信耸耸肩:”最好别让公孙长明那个乌鸦嘴说中,但他说好的不灵,说坏的,倒十中八九.”

  听到曹信这么说,王温舒也只能苦笑.

  “这事儿就这样吧,接下来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还是要竭尽全力支援这场战争的,接下来往深州那边运送的辎重粮草,由明义来接手做吧.他的商队足以应付这些补给的运送.”(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那不征发徭役了”

  “春耕已过,徭役还是要征发的.水利要整修,道路要修补,?#36824;?#21069;线怎么样,我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曹信有些疲惫地挥了挥手.

  翼州除了派出五百甲士,数千府兵之外,也就只出了一些粮草辎重而已,对于整个翼州来说,影响并不大.很多地方的百姓知道什么地方又在打仗,是因为他们为这次战争又买了一次单,多交了一次赋税.33小说首发 www.29689723.com m.33xs.com

  成德十好几年没有打过仗了,成德节度使李安国还是比较注重养民的,所以多交了这么一次赋税,老百姓的日子倒也还是能过得下去的.至于徭役,反正每年都是要干的.?#36824;?#26159;修水利还是修路,虽然很苦,但他们最终也还是能从中得到一些?#20040;?#30340;,倒也不甚抵触.官府一声令下,便自己带上?#19968;錚干?#24178;粮出发了.

  翼州是一片冲积平原,地势较为低洼,夏季高温少雨,冬季寒冷干燥,四季分明,光照充足。寒旱同期,雨热同季,但却极利于农作物的生长,境风河流众多,东有盐河,南有索卢河,西南与西部有西?#28552;?#31561;河流.

  河流众多让翼州的水资源极为丰富,但也让翼州时时受到洪水的威胁,到了夏季,天气逐渐热起来的时候,也正是雨水最多的时候,所以春耕之后的水利工程,防洪防涝便是翼州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这一次曹信亲自出去一处工地一处工地的检阅,平素这样的事情,自?#30343;?#29992;不着他这位翼州的最大佬出来的,但是现在他需要让自己脚不点地的忙起来,只有忙起来,累起来,才能让他很有些烦燥的心平静下来.

  晚上回到住处,倒头便睡,?#30343;前?#38745;地?#21364;?#30528;前线传来消息.

  从现在看起来,一切都进展顺利.

  ?#36824;?#24590;么说,胜利总是好的,不断传来的胜利的消息,也一点点驱散了曹信心中的那些雾霾,心态也一天天好了起来.

  所以当王明义纵马赶到西?#28552;?#30340;时候,却是惊愕地看到他的姨父曹信正打着赤脚,卷着裤腿,正卖力地从河床之上将淤泥往河堤之上挑着.

  这是一副与民同劳作的?#25176;?#22330;景.

  却将王明义看得张大了嘴巴,在他的映象之中,姨父这副样子,却是从来没有见过.

  将两撮箕泥土倒在堤上,赤着脚走到王明义的身边,亲?#28061;?#25552;了水过来,曹信一边洗着手,一边看着王明义惊讶的样子笑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姨父虽然中过举,当过进士,但曹家却是耕读传家,农活儿,却也从小都做的,不像你们,压根儿就没有干过这些活儿.要不要试试”

  听到姨父这么一说,王明义连连摆手,为难地摸了摸自己的肚皮,”还是不了还是不了,这个真没干过,不行.”

  曹信大笑着伸手拍了拍王明义的?#35831;睿?#20320;该减肥了,别像父亲,这些年来是一年比一年胖,想当年,他也是上过战场提刀杀过敌?#35828;模?#29616;在,走几步路都费劲,你大哥就不错嘛?#30343;?#20799;的时候多?#35835;?”

  “是,姨父,以后我一定多练练武艺.”王明义陪笑着道,生怕曹信一时兴起,拖了他去挖淤泥,那就惨了.

  坐在小马扎之上,曹信一边洗脚一边看着王明道:”又给我带来了前线的好消息是打到了瀛州治所了吗还是石敬授首了”

  看到王明义找到了这里,曹信当然也知道这一次自己的与民同?#30452;?#31639;告一?#28201;?#20102;.

  “都?#30343;?前线那边还没有最新的消息传过来.”王明义蹲在曹信身边,压低了声音道:”姨父,武邑的那一?#36824;?#26469;了,找上了我,说是要见姨父一面呢.这可真是难做,我哪里敢应承,便是父亲也拿不定主意,只好让我来找姨父您自己决定.”

  曹信一愕.

  “武邑的那一位”

  王明义用力地点?#35828;?#22836;.

  曹信思索了片刻,失笑道:”看来定?#26538;?#23385;长明给这位透了消息了,这样看起来,咱们的公孙先生对武邑的这位还真是不错呢这位大概是知道了那一夜发生的事情,所以跑到我这里来探探我的口气,看看有没有争取我的可能吧”

  “会是这样吗”王明义问道.

  “管他是?#30343;?#36825;样,见一面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曹信揩干了脚,穿上靴子,三两下脱下身上泥点斑斑的衣服,重新换上他的官服.

  “姨?#22919;?#23450;要见他吗如果让人知道,会不会生出一些误会出来”王明义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所虑的倒也是.你去安排一个妥当的地方,我去见他,只要这位不踏进我的刺史府,便不会引起其它?#35828;?#27880;意.这位也是一个妥当人,既然?#26085;?#19978;的是你,那就证明他也不想大张旗鼓的引起?#35828;?#27880;意对吧”曹信笑道.

  “现在我将他?#21069;才?#22312;我的一处别院里,十分幽静,知道的人没有几个.”王明义道.

  “那就这样吧,对于这位小公子,说实话,我真是十分好奇的.”曹信:”瞧他的手?#21361;?#24403;真是非常出色的,不亲自见一见,还真是一个遗憾.公孙长明可是说了,这位小公子比起咱们的大公子要厉害得多.”

  “那倒是.”王明义居然理所当然地点?#35828;?#22836;:”看他三下两下便将武邑?#21355;?#22320;握在了手中便可见一斑了,姨父,现在只?#25134;?#31639;您想收回武邑也不可能了,除非?#26432;?#21435;打.”

  “你是?#30343;?#24819;说,就是打也不见得能打赢”

  “反正会很麻烦.”王明义呵呵笑道.

  曹信撇了撇嘴,翻身骑上了卫兵骑来的马,用力一鞭,如飞而去.

  而此时,在翼州城内一处幽静的院落里,李泽正站在一株桃树之下,兴趣盎然地欣赏着满树粉红色的?#19968;ǎ?#22312;他的身后,分立着屠立春与李泌两人.
浙江定海在哪里
中国福利彩票开奖号 七星彩今晚开奖结果 江苏体彩 七乐彩走势图表2019 吉林快3开奖结果815 神之恩惠2元彩票网 大乐透开奖公告 广西快乐十分外围玩法 18选7达芬奇 新疆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 福彩3d和值走势图大全 香港六合彩天线宝宝一肖一码 上海时时乐万能七码 体彩龙江6十1开走势图 ag是不是全部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