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寻唐 > 第一百七十八章:难得其解
  王沣无奈而又愤怒地离开了卢龙军的大营.

  现在他要好好地与自己的部属商量接下来的艰苦岁月该怎样渡过了.现实很清楚,卢龙人为了保证对河东的高压,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击败高骈,而要与成德和解了.

  这对于振武,绝对是一个噩耗.卢龙与成德也就只有深州这么一个狭长的空子接壤,但他的振武,却与成德是全面接壤的邻居,如果说卢龙对于振武来说,是一个巨人,那成德对于振武来说,绝对也是一个大个子.

  这就是弱者的悲哀了.

  卢龙与成德和解,哪怕就是短时间的和解,哪怕是面和心不和,但接下来要遭殃的肯定是自己振武.

  成德人对自己的恨意,只怕要远超对卢龙?#35828;?#24680;.

  卢龙人是早就摆在明面上的敌人,而自己,却是成德人眼中的背叛者.在成德?#35828;娜现?#20043;中,如果?#30343;?#33258;己的背叛,就绝不会导致河间府的大败,更不会导之随之而来的横海反水以及翼州战争.

  卢龙会放弃自己吗?

  当然不会.

  但很显然,自己现在的地位已经?#26412;?#19979;降了,在张仲武?#38590;?#20013;,自己只怕与石毅,邓景山并没有什么差异,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部将而已.是一个可以随时呼来喝去的人罢了.

  振武也好,横海也罢,现在都只不过是张仲武用来牵制成德的力量罢了.

  现在德州被李泽那个狗?#21448;?#32473;弄成了无人区,横海很难打过来,成德?#35828;?#28982;也不容易打过去,这数百里的无人区,是双方能够短时间内保持?#25512;?#30340;保障.或者横海愤怒但又庆幸,但这样一来,所有?#38590;?#21147;全都堆到了自己的脑袋之上.

  王沣可以想象得当,接下来自己将要面对成德人愤怒地报复了.

  而费仲承诺给自己的支持,就是五千契丹人骑兵的助力.

  契丹人算是一股很强悍的战力,可是,养活这五千骑兵,同样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所幸的是,李波现在落到了自己手上,或者凭着这一张牌,自己能与成德人好好地交涉一番,赢得多一点的时间.

  只要李安国不像曹信那么狠厉就好了.

  王沣离开了,大?#19990;?#30340;气氛反而更随意了一些,对于费仲,石毅,邓景山来说,王沣仍?#30343;?#19968;个外来者.

  此刻的费仲随意地将两条腿架在桌子上,懒懒地喝着茶,看着石毅道:”李澈?#38477;?#26159;怎么死的查清了没有?我细细地看了你的军报,按理来说,李澈逃出去是没有问题的.”

  对于这一件事,费仲?#26538;?#32831;于怀的,李澈之死,的确是这一战的一个分水岭,使得卢龙在随后的与成德战争之中,不得不改变策略,变成了强攻硬打,而他们又低估了成德?#35828;?#25112;争动员能力,谁都没有想到翼州的援军,竟然在不到十天的功夫里,便抵达深州.(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横海方面矢口否认是他们杀死了李澈.”石毅沉吟了片刻道:”细细想来,横海方面似乎也的确没有太大的动机非要杀死李澈不可.”

  “契丹人?”费仲皱眉道.

  “其一,他们没有那个胆子,二来,我验看了李澈与他的护卫们尸体,契丹人虽然善骑射,但从李澈以及其护卫身上的伤口来看,耶?#21892;?#25163;下没有这样的好手.”

  停顿了一下,石毅接?#35834;?”一箭破?#23383;?#21518;,羽箭还入肉尺余,这样的力道,这样的强弓,我生平仅见.而且,从盔?#23383;?#19978;的破口来看,也?#30343;?#29616;在军队普通使用的扁平箭头,而是三角棱形的箭头,这种箭头因为打制太难,我也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使用这样的羽箭.换而言之,这个人是一个在箭道之上极其出色的超级神箭手,契丹人中没有,我们卢龙军中最好的射手也达不到这个程度.”

  费仲默然.

  “再者,李澈本身便是一个强悍的将领,在作战之中,此人率五百骑兵便能横扫耶?#21892;?#20197;?#20843;?#30340;部众,功夫是很出色的,但我验看了他的尸体之后,不得不作出一个让人震惊的结论,杀死他的人,?#36127;?#27809;有费多少力气.似乎是在交手的瞬息之间,便重创了李澈.”石毅接?#35834;?”一刀剖开李澈盔甲,一刀斩断李澈的马槊,我猜想,大概是在第三招之上,李澈便送了性命.”

  ?#23433;皇?#25105;?#29301;皇?#27178;海,那?#38477;?#26159;谁非要置李?#27827;?#27515;地呢?”费仲百思不得其解,”而且也太巧了一些吧?可如果说这?#30343;?#24039;合,那谋算李澈这人未免也太可怕了一些.他首先得判定我们与成德这一战,成德必败,二来要算出李澈的逃亡路线然后下手,这简直是匪夷所思.”33小说首发 www.29689723.com m.33xs.com

  石毅看着费仲,试探地?#23454;?”在我看来,这世上拥有这样的人材,还能大至估摸出我们想干什么的,或者只有一个组织能够做到.”

  一边的邓景山?#32426;?#19968;掀:”四海商贸?”

  石毅点头.

  费仲却是断然摇头:”?#30343;?这一点我可以保证,他们如今也迷糊着呢!”

  “军师见过他们的人?”石毅惊?#23454;?

  费仲哧笑一声:”四海商贸都是一些什么人?那就是一?#21644;?#26426;分子,?#35851;?#19979;注的?#19968;錚?#22914;今咱们节帅如此声势,他们岂有不先着下几注的道理,节帅麾下,便有不少人出自四海商贸的家族.他们这些人啊,不管这天下谁最后当家作了主人,他们总是想着立于不败之地.”

  “节帅眼里揉不得沙子,能容这些人?”

  “为什么不能容?”费仲笑道:”这些人一个个能力出色,为节帅效力,不遗余力,就算是碰上了他们家族内的那些成为?#35828;腥说那?#20154;兄弟,下手也是毫不容情,眼中当真是只有节帅一人,如此好用的人,节帅怎么舍得放弃?”

  石毅想了想,摇摇头,又想一想,又摇摇头.

  “这就是那些千年豪门世家的厉害之处了.”费仲道:”他们?#33258;?#28145;厚,族中?#21028;?#23376;弟多得很,这边安几个,那边插几个,死一些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儿,反正只要另一支能够成事那就够了.”

  “这么说,也?#30343;?#22235;海商贸那边儿下的手了?”

  “我已经让他们动用自己的人脉去查查这件事,当然,也包括查查那个李泽?#38477;?#26159;怎么一回事?”费仲提起李泽,?#32426;?#23601;深深的皱了起来:”这个?#19968;錚?#32473;我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费军师,您真要进深州城?我看还是谨慎一些的好,成德人认为李澈死于我们之手,其实就算不管李?#28023;?#20182;们也必竟有几万人覆灭于我们之手,军师身份贵重,何必去冒这个险?想那曹信,连万箭齐发射死自己外甥的事情都干得干净利落,当真是心狠手辣.”

  费仲呵呵一笑:”李安国占据成德近二十年了,把成德治理得井井有条,论?#30343;?#21271;地当数第一,?#30343;?#19968;个简单的人,那曹信,更是进士出身,说到心思缜密,思虑长远,比起李安国不遑多让,这样的两个人,岂有不思厉害得失之理,我此去,万万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正因为我身份够高,才能显示出我们议和的诚意.我们与高骈决战,节帅不希望成德在里头掺上一脚,此事,非我去不可.”

  “可是苏宁?”石毅道:”?#24378;?#26159;一个不太讲道理的?#19968;?”

  “现在深州城轮不到苏宁作主.而且?#19968;?#30495;想去会一会苏宁.”费仲笑道:”李澈死了,这?#19968;?#29616;在在成德的处境可?#30343;?#22826;好了.成德四州,李安国,李安民,曹信都?#30343;?#22909;相与的角色,唯独这个苏宁,冲动易怒,是一个不小的变数,以前与其没有太多的接触,这一次好好地见识一下他,说不定会有所得.”

  石毅站了起来:”既然如此,费军师今日便好好休息一番,养足精神,明日我派人护送军师您去深州?#29301;?#26469;一场舌战群豪.”

  “成德这几个人,倒也真算是一群豪杰了,对了,公孙先生也在那里,?#19978;?#20844;孙先生了,竟然不能与我们一齐共谋大事,真不知道现在的大唐还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竟然让他舍弃节帅而去.如果此人还在我们阵营之中,说不得成德早就被我们一鼓而下了.他在卢龙七八年,于我可是半师半友,以后竟然要互为仇敌,想来也令人感慨.”

  “人各有志.”石毅笑道:”公孙先生于卢龙的确有恩义,了不起将来捉住了他,留他一条性命便好了.”

  “只怕是抓不住他.”费仲大笑.”他可算是一只真正的老狐狸,见势?#24187;睿?#31435;即开溜.”33小说更?#20262;?#24555; 电?#36828;?http://www.29689723.com/

  一夜无话,次日,养足了精神的费仲刚刚走出大帐,便看见石毅一脸古怪地匆匆而来.

  “有什么新情况?”费仲?#23454;?

  石毅看着费仲,道:”费军师,横海那边的消息传回来了,那李泽的身份查清了,您猜猜他?#38477;?#26159;何人?”

  “是何人?总不成是李安国的私生子吧?”费仲笑道.

  “军师法眼无矩,还当真就是李安国的私生子.”石毅却没有笑,而是认真地回答道.

  费仲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半?#21361;?#33080;上的皱纹却是一根根舒展开来,竟是放声大笑起来:”这件事,倒是越来越有趣了,哈哈,哈哈哈!”
浙江定海在哪里
安徽快三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快乐8官方开奖 刘伯温心水论坛六肖 新疆11选5预测 4场进球彩 15选5胆拖复试表 福利彩票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三中三资料平码发来 超级大乐透北京中奖 今天全国开奖结果公告 快三最容易中奖的打法 黑龙江新11选5开奖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复试玩法 女子冰球可以打架吗 遗漏数据陕西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