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寻唐 > 第二百一十九章:支持
  曹信自觉得这一辈子最失败的地方,就是没有教出一个好的能够继承自己事业的儿子来,从而不得不将培养的目光转向自己的外甥王明仁,?#19978;?#22825;不从人愿,他青睐有加的这个从小就与众不同的外甥就天不假天,半途夭折。

  巨大的打击,使得他不得再一次重新披挂上阵,鼓足勇气准备为曹王两氏的未来再拼搏上几年,哪怕为此鞠躬尽萃。

  而这,也是他选择李泽的一个重要原因。

  因为他不仅看好李泽的未来,更因为李泽现在的力量还很弱小,他的鼎力支持,是李泽能够跃上另一个更高?#25945;?#30340;基础所在。一旦将来李泽成功,那么他所代表的曹王两氏也必将因此而获得巨大的回报。

  锦上添花永远不如雪中送炭来得让人刻骨铭心。

  但现在,二子曹璋的表现,让他顿时又看到了另外的一条出路。原来自己这个被自己看扁?#35828;?#20799;子,在李泽的麾下,居然?#19994;?#20102;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而且,这个位?#27809;?#38750;常的关键。

  作为一个老牌政客,曹信怎么会看不出义兴社的厉害之处?

  他撬动的?#26538;?#21435;数百年上千年?#26377;?#19979;来的一种?#25345;?#31209;序,虽然向前的道路之上必然布满荆棘以及无数的艰难险阻,但他一旦成功,则必然会成为新的一种政治秩序,而曹璋,现在已经在这个初露獠牙的机构之中,占据了一个很显赫的位置。

  义兴社绝对会成为李泽未来势力所在区域的主宰力量,那么曹璋也必然会成为其中的领导者之一。他或者不通时务,不通经济,但只要专心把义兴社这一块工作做好,就足以让李泽重视他。

  有时候,单纯到了极点的人,反而是最受重视的那一个。因为他心无旁骛,因为他在工作的时候,从不夹杂着任何的私人情结。

  或者,曹氏的未来,就会?#24597;?#22312;自己这个儿子身上了。

  也许?#24378;?#21040;了此刻曹信的神色忽悲忽喜,?#19981;?#32773;是感受到了曹信的情绪大起大落,李泽笑着道:“这条路,注定会充满惊涛骇浪,但曹公,正如我先前所说的那样,我们都应当有所?#38750;螅?#26377;所信仰,哪怕因此而注定会一路坎坷,可如果一旦成功,史书之上就会给我们留下浓墨?#22829;?#30340;一笔,更重要的是,我们或者就此开辟出一个新的时代。哪怕是最后失败了,而作为开拓者和引领者,我们也必将为后人永世铭记。”33小说更?#20262;?#24555; 手机端:https:/m.33xs.com/

  青史留名,对于曹信这样曾经的顶尖的读书人而言,的确是一种无可抵御的诱惑。

  曹信笑着摇摇头:”我安逸了十几年了,本来以为这一生也就这样,绝不会有什?#21019;?#36215;大落了,不过现在跟了公子,恐怕以后的日子又会多姿多彩了,也不知道我这把老骨头还撑不撑得住?”

  “曹公,姜太公八十岁才当上西周的丞相呢!你才五十多岁,正当壮年,为何言老?”李泽伸出手来,道:”我正需要曹公这样的人.”

  曹信伸手紧紧握住李泽的手,笑道:”承蒙公子看得起,自然?#26412;?#36524;尽瘁,死而后已.”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李泽大笑道:”难得能?#19994;街就?#36947;合的战友,?#19978;?#30524;前只有酸梅汤,不然真当浮三大白.”

  曹信笑着给两人各倒了一杯酸梅汤:”气氛够了,便是水亦能喝出美酒的味道来,公子,曹信敬你.”

  两人举起杯子,叮的一声碰在一起,然后一饮而尽.

  放下杯子,曹信道:”公子,说来?#29273;ⅲ?#26472;开在翼州其他地方的行动,遇到了极大的阻力,而公子在武邑三地实施的政策,在翼州其他地方也是举步维艰,说来这与我都有脱不开的关系.是我不?#32654;?#30524;旁观.”

  “可以理解,毕竟曹公家里,可是翼州最大的地主嘛!”李信笑道:”我的这些政策,说到底,是在挖曹公你的墙根呢!你?#30343;?#20919;眼旁观,没有大加破坏,我已经感激不尽了.但凡您要是说上一句话,杨开只怕就得灰溜溜地滚回来了.”

  “在我这个位置之上,不支持其实就是反对了.”曹信叹道:”要不然,那些各地的地主也不会唆使了我那愚蠢的长子出头与杨开打擂台.”

  李泽一笑:?#36744;还?#24590;么说,虽然艰难,但杨开的工作,还是一点一点地在?#28845;?”

  “回去之后,我便会大力支持杨开,至于曹璟,?#19968;?#25226;他禁足在家中,不让他再跳出来当这个出头鸟了.而我家的土地,也绝不会少了一文钱的税收.”曹信道.

  李泽摇头:”曹公,你家的地太多了,如果按照我们武邑这边的税收政策,你会亏血本的.”

  曹信一呆,半晌才道:”?#26538;?#23376;给支个招?”

  “简单啊!”李泽道:”曹公家大业大,除了你这一房之外,还有其它的支族,这些人其实就是寄生在曹公身上的一些吸血虫,任事不干,却享受着荣华富贵.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将他们分出去.”

  “分家?”

  “分家!”李泽点?#35828;?#22836;:”将多余的土地分给这些人,如此一来,曹公自己家的土地,就在限额之内了,而?#19968;够?#36194;得一个慷慨的美名,二来,也就摆脱了这些吸血虫,以后他们是好是坏,那就全看他们自己而不能说曹公任?#20301;?#35805;了.”

  “以他们的那点本事,只怕要不了几年,就会把这些土地败光.”曹信道.

  “大浪淘?#24120;?#26377;才的自然会冒出来,没用的自然就会被淘汰,这便是生存法则!”李泽淡淡地道.”曹公,曹氏想要真正?#36865;?#21457;达,就需要把这些人逼到无路可走,指不定还能冒出几个人才来.”

  “就他们?”曹信不?#21152;?#39038;.

  “曹公,可不能小看任何人哦!”李泽摇头道:?#26412;?#20687;曹璋,如果我们的事情能一直这样顺理地发展下去的话,曹璋将来的成就不?#19978;?#37327;.想当初,您把他送到我这里来的时候,可是嫌弃他得很.”

  曹信自失地一笑.

  “公子说得有道理.”

  “曹公,这一次,我知道您为了我失去了很多,但只要我们成功了,您得到的,必然会是今天所失去的百?#21486;?#21315;倍.”李泽认真地道:”有失才有得.敢于抛弃,才会有大收获.”

  “只消公子功成,将来青史之上有我曹信大名附翼于公子之后,那就于愿足矣!”曹信道.

  听到曹信的表态,李泽满意地笑了,这一次他将曹信从翼州请过来,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杨开在翼州其它地方推行义兴社受到了层层?#29835;?#32780;武邑的税收政策,土地政策也遭到?#35828;种疲?#32780;领头之人,正好就是曹信的大儿子曹璟.33小说更?#20262;?#24555; 电?#36828;?http://www.29689723.com/

  而曹信的沉默,便是这些人猖蹶的主因.

  现在他把曹信说服了,最大的绊脚石也就不存在了.接下来他的政策,必然会在整个翼州?#28845;?#26469;.他要将翼州建设成为一个模板,只要有了一个成功的模板,那么接下来在其它地方推行,便要简单得多了.

  而原因之二,就是为了接下来的战事了.

  “曹公,这一次对横海的战事,我想请您为主帅,?#23500;?#36825;场战斗.”李泽对曹信道.

  曹信愕然:”公子,我来?#23500;?”

  “是.我自己心中没有底儿.”李泽?#25346;?#19981;?#20262;?#26292;其短,”这样大规模的战事,我估计我的这点能耐完全不足以驾驭.”

  “公子太自谦了.”曹信摇头道:”屠立春跟我说了你制定的帮助柳成林击退朱寿的战斗计划,实在是精?#25163;?#26497;,我是甘拜下风啊.”

  “那不过是敌明我暗,取巧而已.再加上柳成林实在悍勇.”李泽道:”而这一次打横海,就大不一样了.朱寿必?#30343;?#26009;到了我们要在秋收之后去攻打他的,所以这一次的战斗,没有任何的花哨可言,就是面对面的一场?#25165;?#30828;的战斗.?#25340;?#36824;有三千钉呢!朱寿一方镇守,又哪里是?#23376;?#20043;辈,我的这点斤两,自己还是清楚的.而曹公久经战阵,对于这样规规模的作战,是驾轻就熟.我有曹公这样的熟手不用,难不成让自己这个二把刀上去?#22766;?#21543;?一个搞不好,那是会出大事的.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啊!”(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听到李泽这么说,曹信?#25346;?#26159;不推辞了,毕竟正如李泽先前所说的那样,他们决定要走的这条路,当真是艰难坎坷无比困难的,而击败横海,就是他们踏上成功的第一步,的确容不得失败.别看朱寿早前连连失败,但真要面对面硬干,胜负还在两可之间.

  朱寿败了,自?#30343;?#36523;死族灭,而如果李泽败了,他的大计必然会遭受到重大挫折,甚至一蹶不振也说不定.

  毕竟现在成德内部,也是暗流汹涌,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既?#36824;?#23376;不弃,那曹某就再老骥伏枥一把.”曹信拱手道.”

  “如此,我便放心了.”李泽笑着站了起来:”曹公,曹璋那边的课应当上得差不多了,咱?#26538;?#21435;吧,您也与那些学员讲上一讲?”

  “好.”曹信笑着也站了起来.

  两人走向那边的厢房,曹璋仍然在屋内口若悬河,而在窗外,一个女子却站在那里凝视着屋内.

  居?#30343;?#26446;泌.

  “李泌,想听便进去听,躲在窗外干什么?”李泽已经走得很近了,平日里极是机敏的李泌居然毫无知觉,听到李泽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过身来看到李泽,一张脸顿时变成了红布一般.

  “属下还有事呢!”一转身,小鹿一般的跑走了.

  “怎么脸都红了?”田波奇怪地看着李泌远去的背影:”平时不这样啊?咦,公子,李泌居然在头上带了花呢?”

  田波像?#24378;?#21040;了一件极古怪的事情一般,惊呼了起来.

  李泽看看李泌远去的背影,又回头看?#27425;?#20869;讲台之上手舞足蹈滔滔不绝的曹璋,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异色.

  这真是一件极有趣的事情呢!
浙江定海在哪里
山西11前三最大遗漏 8828彩票的押注公式 nba让分胜负技巧 超级大乐透奖金怎么算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网站 9万彩票app下载 秒速飞艇开奖是假的 平特肖最长多少期没开 山东11选5任选5技巧 精准特单双中特 高频彩骗局拉人骗局 福彩15选5奖金对照表 彩票一元购 澳门赌钱视频 疯狂的乒乓球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