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寻唐 > 第二百二十九章:我是跨越千年的老狐狸
  左右两翼的战事愈来愈激烈,但两军的中军本阵却保持着诡异的沉默。李泽在目标了两翼各自上万人的大规模厮杀之后,已经由最初的震撼慢慢地变得冷静了下来。

  审视战场半晌之后,他忍不住看向曹信,问道:“曹公,你看朱寿的右翼明显已经挡不住我们左翼石壮的猛攻了,只是在勉强苦苦支撑而已,朱寿为什么不调配援军过去支援呢?”

  曹信一笑:“公子看出来了?”

  “这么明显,还能看不出来?”李泽道。

  “朱寿在赌。”曹信道:“他在赌公子少年心性,手中又有强军在握,想要迅速拿下这次战役。”

  “这是何解?”李泽不解。

  “公子,你看朱寿的中军本阵。”曹信指着不远处正对面的朱寿中军,“敌军呈品字?#38395;?#21015;,左右两边军力厚实,但中军大旗所在,却是最为薄弱的所在,这大违一般的军事布置,朱寿这是在激公子派出手中最强悍的力量去斩将夺旗呢!一旦捅破了对方的中军所在,整个战事也就差不多结束了。”

  李泽大感兴趣:“他竟然希望我们这么做,那么曹公,我们为什么不这样做呢?不管是成德狼骑还是陌刀队,都是有破阵夺旗的能力的。”

  曹信摇头道:“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了。朱寿明明知道我们有陌刀队,有成德狼骑,但他还是摆出了这么一个架式,宁愿左右两翼被打烂,也想引诱我们这么做,那么只能说明,在中军那里看似薄弱的阵容,恰恰就是朱寿最强的所在,他赌我们不论派也陌刀队还是成德狼骑,都无法捅穿他的本阵。”

  李泽点?#35828;?#22836;:“一旦无法捅穿,我们的?#28216;?#23601;会被他左右两边厚实的兵力往中间挤压,然后像拿着铁锤一般一下一下地猛敲我们。”

  曹信笑道:“公子?#21019;?#20102;?不但是往中间挤压,一旦我们的中军主力陷入到这个倒品字阵容中无法脱身,反过来已经我们这里会?#26188;?#25932;人重点打击的目标了。这就是朱寿宁愿在左右两翼顶着重大伤亡,也想要诱公子入觳的原因所在了。因为这是他能反转战场?#38382;?#30340;唯一的机会。”

  “我看起来这?#21019;溃俊?#26446;泽指着自己的鼻子,没好气地问道。

  曹信大笑:“公子必竟年轻,在朱寿看来,没有经过多少大规模战事的您,不见得能看得出他的?#26025;?#36825;便有可能上当,甚至于他会赌公子年轻气盛,纵然看出了这是一个圈套,也偏要去试上一试。”

  李泽摇头:“居然把这一场战事的胜利寄托在这样的诡谲小道之上,?#21387;?#20182;混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我看起来虽然年轻,但内心却盘踞着一条上千年的老狐狸呢!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

  曹信笑着连连点头,他倒是不知李泽所说的内心盘踞的这条千年老狐狸还真不是开玩笑的,其实何止千年呢?

  “曹公,朱寿对他的中军本阵这么有信?#27169;?#23621;然自信能挡得住成德狼骑的冲阵?”李泽终究还是有些好奇地指着对面看似单薄的阵容。

  “每个节度使,总会有自己一点子看家本钱的。这支中军本阵下的军队,看起来不起眼,但应?#26412;?#26159;朱寿自己的亲卫军了。而且他还有一个优点,就是离沧县县城近啊,他背靠县城,可以源源不断地从城内调出军队加厚这个看起来单薄的阵容。”

  “曹公,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将计就计?”李泽拍手笑道。

  “公子想怎么做?”曹信问道。

  李泽回头看向身后的一排将佐,大声叫道:?#33324;?#26580;”

  成德狼骑首领,现在亦是李泽亲卫?#27785;?#30340;闵柔应声而出。

  “末将在。”

  “你率成德狼骑,去左翼支援石?#22330;!?#26446;泽笑看着他:“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闵柔一笑拱手道:“末将明?#20303;!?br>
  看着闵柔率队离去,曹信大笑道:“且让我们来看看,朱寿到底会不会坐视他的右翼被我们彻底毁灭?”

  “如果右翼彻底毁灭,那他的这个引诱我出击的计划,可就没有实施的可能了。”李泽道:“只要他一调动中军本阵的?#28216;椋?#37027;就是我们出击的时刻了。”

  曹信冲着李泽伸出了大拇指。

  “公子睿智,看起来以后公子已经用不着老朽来盯着了。”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曹公站在我身边,我便心里不慌,要是曹公不在这里,我两股战战,脑子怎么会有现在这么清醒?”李泽笑道:“以后仰仗曹公的地方多着呢!”

  “我这把老骨头,反正是卖给公子了。”曹信道。“随时听候公子召唤。”

  两人相视一眼,都是会心的大笑起来。33小说首发 www.29689723.com m.33xs.com

  而在两人的笑声之中,左翼的战场已经出现了变化。

  横海刘崇,本来就已经是在苦苦支撑了,他的实力有限,面对着石壮的狂暴打击,能支撑到现在,已经是了不起了,心中支撑他的唯一信念便是中军哪里的计划能够成功,如此一来,整个战场的大局便会掌握在横海军队手?#23567;?br>
  所以即便伤亡再严重,他仍然?#36828;?#25112;队强令着所有的府兵硬扛死守,以血肉之躯来换取中军所需要的时间。

  但成德狼骑的加入,不但让普通士兵们心胆俱裂,便连刘崇本人也绝望了,先不说他挡不挡得住,单是成德狼骑出现在自己这一方面,便说明对方已经窥破了节帅的整个计划,压根儿就没有上当。

  横海右翼,在成德狼骑加入的那一刻,终于崩溃了。

  横海中军本阵,朱寿看到此情此景,亦是一声长叹。

  如此年青的李泽,竟然如此的沉稳,面对着如此大的一块肥肉,竟然一点心也未动,而是秉承着吃到嘴里的才是肉的信?#30591;?#23558;他所有的?#34987;?#20840;都打碎了。

  “叔父,赶紧向右翼派出援军,不然他?#24378;?#20102;,会冲击到中军本阵的。”朱军在一边惊呼起来。

  “你懂个屁!”朱寿啐了这个侄儿一口。“传我命?#30591;?#20013;军?#31456;#来?#22238;撤入城,左右两翼,不计伤亡,掩护中军本阵撤退。”

  横海军的变化,同时也出乎了李泽与曹信的意料之外,原本李泽认为朱寿一定会调动中军的力量去接应基本垮掉的刘崇所部,岂料对手压根就不管刘崇的死活了,倒品字形的中军缓慢地?#19979;?#20026;了一个厚实的大军阵,竟然开始缓缓后撤。

  “朱寿倒也不愧是打老了仗的人,知道如果一旦调集中军去支援他的右翼,便会引起连锁反应,从而危及到整个战场。壮士断腕,倒也很有魄力啊!”曹信赞道。

  李泽正因为自己的?#34987;?#34987;对方?#21019;?#32780;恼火地啃着自己的手指甲,闻言冷笑道:“可经此一战之后,对方再也没有出城与我野战的实力了,接下来,就是我?#26538;ィ?#20182;们守的模式了。”33小说更?#20262;?#24555; 电?#36828;?http://www.29689723.com/

  “的确,但攻城作战,还是很麻烦的。沧县是他的根本,现在对方主力实力犹在,打起来还得耗费时日啊,可是公子,我们却是要力争时间的,不然,就赶不上深州那一局了啊!”

  “无妨!”李泽摆了摆手,“一旦他们被我们困在了城中,我们的活动空间可就大了,即便大部队被拖在这里,但成德狼骑还有游骑兵却是可?#24895;?#21435;深州的。再加上柳成林那边的部队,也足够了。”

  曹信点?#35828;?#22836;。李泽如此有信?#27169;?#33258;然并不仅仅是因为这一点,野战的胜利,将朱寿?#30772;?#24471;不踞城而守的时候,整个横海的?#38382;?#20415;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没有人还会认为朱寿有获胜的希望,而李泽这么些来在横海经营的那些网络,也是到了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如果说过去他们还存着一点念想在观望的话,那么现在还不趁着与李泽有这么一点联系而马上表现一番的话,一旦李泽拿下了?#23383;藎?#24517;然是会秋后算帐的。

  外有强敌,内有隐患,朱寿要是守得住沧县那才是怪了。

  李泽已经下了高台,战场大局已定,他也没有兴趣再在这里观望了。而曹信则开始一条接着一条地下达命?#30591;?#25932;人既然全面退却,那他自然也就要开始最后的收割了,哪怕朱寿中军本阵防守严密,但毕竟是在退,破绽或多或少还是有的,此时不咬一口更待何时?要是运气好,能咬上一大口,那就要美到心里头去了。

  一时之间,除开了陌刀队没有参与这场最后的追击收割战之外,翼州所有军队,全都扑了上去。(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朱寿寄予厚望的主力决战,只不过进行了区区一天,从日头升起开始,到日?#26041;?#19979;结束,横海说不上大败,主力犹存,但断绝的却是未来的生机。

  翼州兵临城下,李泽签发的劝降文书从沧县出发,?#19978;?#20102;盐山、?#22855;琛?#27827;间、海星,青县等下属县?#21361;?#21202;令他们在接到文书之后立即向携带文书而来的使者?#30563;擔?#29486;上户藉名册等,否则大军到日,便是灰飞烟灭之时。
浙江定海在哪里
顶呱刮点石成金中大奖 香港打麻将的电影 梦别人说重奖号码 9877美女真人游戏 今晚陕西十一选五预测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6场半全场开奖公告 白小姐电影怎么样 宁夏11选5网投 双色球2019056期定蓝球 江苏快3计划分析软件 私房钱app入口 体彩6+1开奖结果查询 体彩p3天齐网 江苏7位数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