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寻唐 > 第二百八十章:福王
  (上一章把章节搞错了,二百七十九写成了二百七十七。抱?#31119;。?br>
  就像香港影剧中那些总是姗姗来迟的警察一般,来自东都的神策军踏上孟津渡的时候,这里的战斗也早就已经结束了。该发生的和不该发生的,都已经统统成为了过去式,?#30343;?#19979;了满地的残骸在向这些人诉说着昨天夜里发生的那凶险的一幕幕场景。

  福王李忻,人如其名,的确是一个有福气,也会享福的人。其肥胖程度,恐怕比起过去成德的王温舒也不惶多让,不过王温舒经历大变,现在已经是减肥成功,虽然皮扯扯的看起来有些不爽眼,但此人,却颇有老树发新芽的姿态。

  而福王,恐怕还会在继续肥胖的道路之上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胖乎乎的人总是会给人一种莫名的喜感,胖乎乎的人看起来一般也都很面善,他们一笑,便宛如弥勒佛一般地让人心中充满阳光,他们步履艰难,也会让你在心中先同情几分。当然,如果你以为所有的胖人都是善?#35828;幕埃强?#23601;大错而特错了。

  ?#30830;?#35828;王温舒,现在他就是一个杀神。与卢龙,振武作战之时,任是凶悍顽劣的战士,在碰上了这种把自己命不当命,把别人命更不当命的?#19968;?#30340;时候,在心理之上,便已经先输了三分。

  而放到眼前的这位福王身上,当然也可以类比一番。33小说更?#20262;?#24555; 电脑端:http://www.29689723.com/

  王室宗亲出?#25105;?#32844;的很少,在这一代,也只有两位,一个远在南方烟?#29616;?#22320;任节帅,对大唐朝廷的政治影响力,几乎没?#23567;?#32780;另一个,便是这位出任东都防御使,掌控东都洛阳五万神策军的福王李忻了。

  在这个位子上,他一坐便是十五年了。从上一?#38395;?#27665;大暴动被平定之后,福王李忻便受命前来东都,整顿秩序,恢复生产,编练军队,在如今天下节镇各自为政,大唐眼见着便要分崩离析的时刻,福王坐镇的东都仍?#30343;?#26397;廷的柱石,牢牢地为长安看守着大门,就可见此?#35828;?#21385;害之处了。

  福王李忻一般是不乘坐马匹的,因为他庞大的身躯,的确是战马的不能负荷之重,但今天,他似乎也顾不得了,哪怕胯下那匹本来很神骏的战马已经有些举步维艰了,他仍然毫不怜惜地?#28216;?#30528;马鞭,痛殴着马儿的屁股。

  要知道,作为能勉强?#36828;?#26446;忻的战马之一,让他能过一过?#24717;?#24471;意马蹄疾滋味的战马,平素,它可是极受宠爱的,何曾被这样鞭打过?委屈地一边?#24187;?#30528;,一边奋力地迈动四蹄,向前方走去。

  沿途所见,让李忻有些心惊胆战。因为到处都是倒毙的死尸。

  破碎的尸体,破碎的战马,已经快要凝固的鲜血,战斗,竟然?#26377;?#21040;了孟津渡之外。

  千万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

  一边向前走着,李忻一边在嘴里碎碎地念叼着。

  李泽出了事,他自?#30343;?#26377;责任的,但这个责任倒也不?#21155;?#35753;他倒多大的霉,毕竟他是当今皇帝的亲叔叔,是大唐现在的柱石,最多也就是一顿申斥罢了。但李泽如果死了,对于北地的大局,可就是最糟糕的局面。刚刚稳定下来的北地局,只怕会在瞬息之间,要变得比以前恶化百倍。

  左仆射王铎回来的时候说得很清楚,李安国已经挺不了多久了,李泽已经成功地从李安国手里继承了权力,彻底掌握了成德,如果他一死,成德,横海等地群龙无首,只?#20262;?#30524;之间,便会成为卢龙?#35828;?#22068;中之?#22330;?br>
  可是越往前行,他的心便跳得越厉害,?#25104;?#20063;越来越苍白。

  因为尸体越来越多了。光是他目力所及之处,倒伏在地上的尸体便已不下一两百具,而本应耸立在他眼前的官驿,早就不见了踪影,唯一能看到的,也不过是一团团的青烟,正一股股地向天空之中飘散。

  李泽随身,不过百余名卫士而已。

  闻听李忻亲自过来,李泽倒是颇有些意外,当下便带着一众属下,亲自迎到了官驿之外,站在了那本来应当?#27465;?#39640;的院墙气派的大?#32982;?#22806;但现在却变成了一地瓦砾之上,属于他的横海节镇以及千牛卫大将军的仪仗此刻也全都摆了出来。

  李泽的?#25104;?#24182;不好看。

  他的部下的?#25104;?#20063;都很不好看。

  不管是谁,站在这样空气之中仍然充满着浓厚的血?#20219;?#30340;地方,站在遍地尸体,鲜血的地方,站在一排排战死袍泽的遗体的地方,他们的?#25104;?#37117;不会很好看。

  李忻那肥胖的身躯如同一个圆球一样从战马之上滚了下来,他下来的那一刻,李泽分明看到他胯下的那匹战马,似乎瞬间便高出来了不少。

  纵然心里很愤怒,但此时的李泽,还是大步向前迎了过去。

  他是横海节镇兼千牛卫大将军,正三品的朝廷大员。福王李忻,东都防御使,也是正三品的官职,问题是,人家是亲王,这便属于超品的范畴了。

  身份贵重还身兼要职,那自?#30343;歉?#26446;泽前去拜见了。

  “横海节度使,千牛卫大将军李泽,见过福王殿下。”李泽双手抱拳,躬身一礼。

  福王上前一步,一把抓住李泽的双手,将他扶了起来,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一番,一迭声地问道?#39608;?#22823;将军可有事?老夫人可有事?#31185;?#23427;眷属安妥否?”

  李泽微微颔首?#39608;?#35874;殿下?#20202;#?#34429;?#30343;?#20102;一些惊?#29275;?#20294;却都安然无恙。”

  听了这话,本来?#25104;?#20005;肃的福王李忻也终于露出了笑容,看着对方如释重负的表情,不管是情真意切还是有意表演,李泽都不得不承认,李忻的这个?#25104;?#24577;度,心情转换?#23391;?#24403;自然如意。

  “本该来得更早。”李忻带着十分的歉意对李泽道?#39608;?#20294;大将军的求援信在东都被一些?#24149;?#19981;轨之徒刻意扣留了两个时辰,我?#24357;?#28040;息的时候,已经过了子时,再调兵,调船,赶到这里便是这个时候了。天幸大将军神勇,方能无事,这是我李忻之幸,也是皇帝陛下之幸,更是我大唐之幸啊!”

  李泽一怔,倒是没有想到一见面,李忻便自暴?#39029;螅?#22374;然说出在东都之内有人作梗,才使得他姗姗来迟。

  “东都之内,居然也有此辈内应吗?”

  李忻苦笑一声?#39608;?#19996;都辖下,官员众多,良莠不齐,这是我不察之责,此人现在已经被我拿下关了起来,回头大将军可以亲自审问一番。”

  听了这话,李泽心中倒是释然,这样一个人如果真的存在,李忻?#30343;?#30041;下来准备交给他而是一?#28193;繃说幕埃?#20182;心中肯定是有疙瘩的,但现在对方如此坦然,李泽倒是不好再说什么。

  “此人是殿下麾下,李泽不能越俎代庖,该怎么审,怎么判,自?#30343;?#27583;下的事情,李泽只需要事后知道一个结果就好了。”

  “多少敌人来袭?”看着满地的尸骸,李忻问道。

  “接近千人吧!”李泽道?#39608;八?#24184;他们在准备的过程之中有些疏漏,被我们发现了端倪,否则殿下今日来,可就只能给李泽收尸了。”

  “上千人?”李忻这一次是真正的有些被吓着了。“大将军身边可只有......”

  “满打满算,一百五十人而已。”李泽傲然道?#39608;?#20294;既然我们已经有了准?#31119;?#20182;们自然也就讨不了好。被我们杀伤超过了一大半人,其余的人便作鸟兽散了。”

  “大将军麾下?”

  ?#21543;?#20129;过半!”李泽?#25104;?#22446;了下来,“来袭的?#30343;?#20160;?#27425;諍现?#20247;,而是精锐的军队,为首的是卢龙的将军石毅,这人,殿下想必也是认得的。”

  “卢龙人竟然能在这里聚集起上千?#35828;?#20891;队?”李忻惊道。(首发、域名(请?#20146;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20843;?#20204;自然不能,但有人能为他们准备这些,就像殿下的身边,?#30343;?#20063;有对方安插下来的棋子吗?”

  “此人是谁?”

  “我想殿下心中也该有数吧!那人,殿下也该审问过了吧?”李泽笑问道。

  李忻沉默了片刻,点?#35828;?#22836;。

  “驿官已经待不得客了,我在后头搭了军?#21097;?#27583;下不妨如内小座,喝口茶。”李泽道。

  “如此甚好。”

  两人并肩走向后?#28023;?#37027;里,搭起了数座军?#21097;?#26446;忻到了,包括王夫人,柳夫人夫妇等人自然都是要上来拜见,一翻折腾之后,二人这才到了主?#25163;?#20013;就坐,而公孙长明此刻也是匆匆地赶了回来。先?#25226;?#20061;处理伤员,人手不够,公孙长明便被拉去作了免费的劳力。33小说首发 http://www.29689723.com https://m.33xs.com

  “公孙先生,十余年不见,风?#23460;?#26087;啊!”看到公孙长明,李忻站了起来,微笑着抱拳为礼。

  “公孙见过殿下。”公孙长明笑道?#39608;?#20844;孙已经为成老头子了,倒是殿下,愈加福态了。”

  “你不如说我胖得没样子好了!”李忻笑道。

  三人坐定,李泽也不废话,直接从怀里?#32479;?#20102;石毅的供状,递给了李忻,看完供状,李忻却是一脸的茫然。

  “怎么是田承?#33579;俊?br>
  “为什么?#30343;牵俊?#26446;泽?#27425;?#36947;。

  “在我府里,阻截你求援信的人,是宣武朱温?#31456;?#30340;奸细。”李忻道。

  李泽与公孙长明对视了一眼,好半响李泽才叹道?#39608;?#21407;来我是这么多人想要杀之而后快的对象啊!”
浙江定海在哪里
河南2选5走势图 美国真人游戏电影 内蒙十一选五爱彩乐 云南快乐10分开将结果第63期 竞彩足球比分开奖 湖南快乐十分基本走势 赛马会平码论坛 今日青海快三走势图 彩票万能倍投计算器 11选5定位独胆99% 快乐赛车官方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彩计划软件 浙江11选5开奖规则 江西快3下载 湖南彩票定制开发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