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寻唐 > 第三百零九章:覆灭
  费灿吊在最后面,满意地看到李德的骑兵毫不犹豫地跟着闯了进来,这才心满意足地纵马向前。

  这是他唯一翻盘的机会。大裂谷里道路综错复杂,彼此交错,但其中有不少是死路,?#30343;?#24713;这里地形的人,很容易便迷失在其?#23567;?#29978;至会?#24187;?#23467;一般的大裂谷将部队分割开来,形成闻声而不能见面的局面。

  在大裂谷里,兵力的多寡不再是制胜的决定因素,即便有几万人马进入到大裂谷里,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只有能全盘掌握这里的地形的人,才能掌握主动权。

  这也是费灿哪怕折损了大半骑兵,仍然敢凭着手里的剩余力?#31185;?#22270;反败为胜的原因所在。

  两支部队,数千骑兵,顷刻之间没入到了大裂谷之中,从外面看,就像是一头伏卧在大地之上的巨兽,张开他的大嘴,将这数千人吞没到了嘴?#23567;?br>
  卢龙骑兵熟门熟路,在内里左弯右拐,片刻之后,他们的面前骤然宽阔起来,三条道路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费灿一声唿哨,七百骑兵顷刻之间便分成了三队,投入到了三条不同的道路之间。

  此时,李德的骑兵已经被他们甩得看不见影子了,只能隐隐听到隆隆的蹄声。

  费灿冷冷地笑着,下一刻,他的骑兵将从敌?#35828;?#25968;个方面发起一波突袭,在获得一定的战果之后,再甩开敌人,然后如此反复。

  心中想象着下一刻的杀戮,他的眼神愈发冰冷起来,兄弟们是不可能白死的,就在这大裂谷之中,自己会给战死的兄弟?#21482;?#20844;道。

  前面的骑兵突然停了下来,猛?#31456;?#21305;使得本来齐整的?#28216;?#19968;时之间?#35895;?#28151;乱起来。

  “出了什么事?”费灿怒喝道。

  前方的骑兵默默地让开?#35828;?#36335;,费灿策马向前,看向前方,眼瞳骤?#30343;?#32553;,前方的道路本来就比较狭窄了,而此刻,狭窄的道路上,横七竖?#35828;?#22534;满了巨石,?#28860;?#20197;?#20843;?#22788;倒伏的树木。步兵或者能够爬过去,但骑兵,无论如?#25105;彩枪?#19981;去的。33小说更?#20262;?#24555; 电脑端:http://www.29689723.com/

  费灿很清楚,这条道路应当是畅通无阻的。但现在,前进的道路却被阻断了。

  “撤出去!”没有丝毫的犹豫,费灿打马便向回走。

  当他们回到先前的那个宽阔的所在的时候,另外两支兵马,也正从原本的道路之上退了回来,看着他们的?#25104;?#36153;灿不用?#21097;?#20182;们前进的道路之上,必然也是被阻断了。

  费灿的心中一片冰凉。

  他刚刚?#21015;量?#33510;地逃出了一个陷阱,?#20174;?#22312;转眼之间,陷入到了另一个陷阱。33小说更?#20262;?#24555; 手机端:https:/m.33xs.com/

  道路不会无缘无故地被阻断,当?#30343;?#26377;人刻意为之。

  “退出去,退出大裂谷!”费灿的声音之中,终于带上了一丝惊慌。

  大裂谷之中的道路的确四通八达,但他们现在?#21019;?#22312;一个极其尴尬的位置之上,向前,那三条要道的前方,道路千万条,可以让他们随意出现在大裂谷的任何一个点上,但这三条道路现在都不通了。但向后,却只有一条主路可以通行到这里。

  换而言之,此时,只需要有一只部队,?#20262;?#20182;们的后方,他们顷刻之间,便要变成翁中之鳖。

  似乎在验证着他的猜想,道路的尽?#21453;?#26469;了汹汹的呐喊之声,站在费灿的位置之上,可以清晰地看到,一队队的士兵正从两侧涌出来,?#24187;?#38754;巨盾轰然砸在地上,盾牌的缝隙之间,弩车上的弩箭幽幽地闪着寒光。长枪手们架起了长枪,弩手们端起了手中的弩弓。头顶之上,也传来了呐喊之声。

  费灿抬头,便看到裂谷的项端,武威军的旗帜?#24187;?#38754;的出现,一排排的士兵出现在了那里。让所有?#35828;?#23506;的是,这些人出现的同时,便开始向着下面投掷着一捆捆的茅草,树枝。

  大裂谷里,可不光是黄土石头,相反,这里面可是长满了各色树木的,此时五六月间,正是草?#23601;?#30427;的时候,一旦武威士兵纵起火来,便困在这里的费灿所部,毫无疑?#21097;?#23558;会变成烤全羊。(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三^小》说(网)W、ω、ω@.彡、彡、x`¥[email protected]、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0

  鼓声骤然响起,三通过后,盾阵裂开了一条缝,李德与另?#24187;?#23558;领两人越从而出,看向远处的费灿。

  “费灿将军,你已陷入死路,放下武器,自缚投降,可免一死。”李德高声道。

  费灿?#25104;?#29022;白,看着对面的两员将领,没有答话,却转身看着后面的士兵,道:“那三条道路虽然被封住了,但弃了战马,人却?#24378;?#20197;爬过去的,敌人虽然会有一些布置,但那边毕竟道路众多,说不定就能逃出一条生路,你们去吧!”

  数百骑兵,站在哪里却是一动也不动。

  费灿眼眶微红,看着那些纹丝不动的骑兵,声音却是慢慢地高亢起来:“好,好,不愧是跟着我费灿多年的好兄弟,虽然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却可以同年同月同日死。”

  他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长枪,厉声喝道:“死战!”

  七百骑兵同?#26412;?#36215;?#35828;?#26538;,厉声高呼:“死战,死战!”

  看着前方那些群情激昂的卢龙骑兵,李德与候方域微微摇了摇头,候方域高高地举起了右手,然后猛地落下。裂谷上方,无数的火箭下雨般地射了下来,与此同时,一桶桶的油脂也泼了下来,裂谷之中,冲天大火瞬间便燃烧了起来。

  “冲锋!”费灿?#22270;?#25112;马,伏低身子,在燃烧的大火之中穿行,?#25163;?#22320;杀向了前面的武威军。

  李德与候方域二人转身没入到了盾阵之后,在盾阵?#19979;?#30340;一霎那,弩车上的强弩带着尖厉的呼啸之声射击了出去。

  不需要瞄准,因为通道就这?#21019;螅?#25968;台弩车,便足以将道路死死封住,?#21051;?#24361;车都能发射出十二到十八枚强弩,在这样特殊的地形之下,闪无可闪,避无?#26432;埽?#33021;不能活命,全看运气。

  可是即便射过了弩车的袭击,更多的无孔不入的弩箭如同蝗虫一般的袭来,而在裂谷顶上,更有武威军士兵或张弓搭箭,或直接捧起石头往下砸来。

  战斗本身不会有任何的悬念,候方域与李德?#35828;?#20102;后方,甚至看不到惨烈之极的战斗场面,只能听到弩箭的啸鸣之声以及濒死或受?#35828;牟医?#20043;声。

  “他们为什么就不投?#30340;兀?#26126;知有死无生还一心求死,愚不可及。”候方域摇头道。

  李德抬头,看着裂谷上方腾起的股股?#35752;?#21497;息道:“这是一个让人敬佩的对手,哪怕是到了最后,他也没有?#29260;?#21453;击的念想。?#19978;?#20182;是敌人,这样的敌人,我希望愈少愈好。候校尉,这?#30343;?#24858;不可及,这是信念,是为将者的一口气。宁可站着死,岂可跪着活?换作是我站在他的位置之上,我?#19981;?#20570;出同样的选择的。”

  候方域一楞。

  李德却突然笑了起来,拍了拍候方域的肩膀:“你是读书人,自然想得更多,或者你们想得是忍得一时之辱,求得来日方长,但?#26434;?#25105;们这些?#30475;?#30340;武人来说嘛,失败,就等于死亡。不过候校尉,现在你也在统兵打仗了,我想说的是,在战场之上,万万不可有这样的念想,因为一旦有了这样的念想,你就先输了三分了。”

  听着李德的话,候方域默默地点?#35828;?#22836;,若有所思。

  一个时辰之后,喊杀之声已经完全沉寂了下来,只余下了烧?#38376;?#37324;啪啦的大火之声,空气之中飘荡着一股烤肉的香味。

  李德与候方域两人联袂出现在军阵之前,盾阵此时已经撤去,在距离盾阵不到十步远的地方,一个人拄枪而立,身上插着数十枚弩箭,在他身后数步之处,一匹战马被两弩强弩给生生地钉在地上。

  “这就是费灿!”候方域指着那个死而不倒的卢龙将领,叹息道。

  从谷口吹来阵阵狂风,将费灿披散的头发吹得高高飘起,虽然已经死去,但怒目圆睁,却仍有一股威?#20998;?#27668;。

  可怜一位曾将契丹骑兵打得丧魂落魄的大将,就这样葬身在大裂谷之?#23567;?br>
  在费灿的后方,就更加惨不忍睹了,绝大部分人是被火烧死的,他们被前方的弩箭所阻,大火燃起之时,避无?#26432;埽?#38378;无可闪,?#35895;皇?#29983;生地被烧死,熏死。

  “好好地收敛费将军,等我们抵达史家堡的时候,将他的尸体交还给对手,此人,值得我们给予他足够的尊重。”李德大声道。

  费灿全军覆灭的时候,策划了这一切的柳成林,正带着他的主力,缓缓地向着史家堡推进,费灿这支卢龙精锐骑兵不被歼灭的话,他是无法完成对史家堡的进攻的,背后顶着一把尖刀,这仗,根本就无法安下心?#21019;頡?br>
  一骑自远方奔来,终于带来了他想要的消息。

  费灿所属骑兵,全军覆灭。

  柳成林长吁了一口气,“传令全军,加速前进。今?#31456;?#26085;时分,抵达史家堡?#28799;?#25166;寨。”

  传令兵们飞马将柳成林的将领传达到所有的将领校尉,这些人都?#24378;?#24515;地笑了起来,这个命令中隐藏着的意思,他们一清二楚。
浙江定海在哪里
澳洲幸运10开奖历史 一肖中特准 四肖中特三期必中 安徽25选5开奖 1分赛车彩票的计算公式 管家婆六肖期期准免费 安徽福彩快三现在图走势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56 甘肃省快3开奖结果 欢乐斗地主积分欢乐豆 亚马娱乐场开户注册 河南泳坛夺金开奖结果 2张牌九千术视频 平特王心水报荐 黑龙江11选五前三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