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六百九十五章 焦急冯礼
  笑着指了指左宰手中的短刃,左风说道:“之前我曾让人看过,据说有七八分的相似程度,不过这却是一把仿制品,这作品的主人,是穹兰大师的?#24187;?#24351;子,所以乍一看来十分相像。”

  听了左风的介绍后,左宰再次尝试着去掰刀身,试了试锋口,又运转灵气?#28216;?#20102;几下,最后满脸感慨的交还到左风手?#23567;?br>
  “以我的见识和阅历,完全看不出这短刃与真品有什么区别,不过即使?#30343;?#31353;兰大师亲手炼制的‘暗月’,用来开启那石门足?#25381;?#20102;。”

  接过左宰递过来的短刃,左风以灵气灌注其中,那刀身变得愈加模糊起来,可以想象若是在黑夜中使用,绝?#38405;?#22815;达到让对手防?#30343;?#38450;的目的。

  ?#30343;?#36825;一次使用黑色短刃的时候,左风的脑海中,突然想到了邢夜醉。之前在隶城与邢夜醉?#30343;?#30340;时候,曾经见?#28966;?#23545;?#25509;?#26377;的是“暗”属性。33小说更?#20262;?#24555; 手机端:https:/m.33xs.com/

  假如邢夜醉将自身灵气灌注到这短刃中,不知道又会是怎样一?#20013;?#26524;,似乎邢夜醉天生就该是?#24187;?#26263;杀者,而这柄黑色短刃与其简直堪称绝配。

  只不过当左风想起邢夜醉之时,心中却是隐隐闪过一抹愧疚。自己这一次进城的时候,是打算将父母和族人救出去后,再想办法营?#20995;?#22812;醉,?#30343;?#36825;件事他?#28216;?#36319;身边这些人提起。

  如果说救自己的父母和亲族是困难重重,那么?#20995;?#22812;醉简?#26412;?#26159;难如登天了。左风不想让身边的伙伴跟自己冒如此大的风险,所以他这一次打算单独行动。

  ‘不管如何我都一定要救你出来,邢夜醉你一定要等着我。’左风默默的下定决?#27169;?#21040;现在奔霄阁还在四处寻找,说明邢夜醉并没有出卖自己的父母和族人,就这一条左风就不能丢下他不管。

  “有了这柄短刃,就等于拥有了开启石门的钥匙,只不过听你描述当时的场景,开启那石门还有力量上的限制,起码是要拥有育气后期武者的力量。”

  左宰的声音响起,将左风的思绪重新拉了回来,只不过他刚刚说完,左风?#25512;?#38745;的说道。

  “这一点反而不需要太过担?#27169;?#21482;要有适合的短刃,我有把握将那石门开启。”33小说更?#20262;?#24555; 电脑端:http://www.29689723.com/

  听到左风如此一说,左宰惊讶的转头望来,他一直只知道左风的战力十分强悍,可是他却不知道对方的战力究竟在什么层次。

  听左风如此一说,起码证明在力量方面,左风已经达到了育气后期的程度。

  轻轻拍了拍左宰的肩头,左风平静的说道:“你也早些休息吧,从明天开始做最后的?#24613;福?#20859;精蓄锐按计划行动吧。”

  默默的点?#35828;?#22836;,左宰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转头返回自己的床榻。他的状态比逆风和琥珀要好一些,所以选择了打坐炼气来调息?#25351;礎?br>
  左风仍然站在门口,目光却是缓缓的投向了竹楼,那处阵法仍然深深的吸引着左风的注意力,显然他对竹楼阵法并未?#20332;摹?br>
  ……

  清晨,众人刚刚用过早饭,冯礼便拎着他的药箱来到。刚一进屋他就发现了左风正在运功修炼,眼神之中闪过一抹讶色,不过很快?#31361;指?#24179;静,随?#21019;?#30528;一丝不满开口说道。

  “康公子你有伤在身,切不可太过心急,这伤要一点点的治疗,如果强行运功反而会适得其反,请你一定要慎重。”

  他说话的时候,表现出了极为关心的模样,可是左风等人都清楚,这?#19968;?#26159;不希望左风的伤势太快好转。

  缓缓的收敛灵气结束运功,左风伸手拿起了身边一只精致的玉盒,那玉盒此时空空荡荡,显然其中的药丸已经被服下。

  “昨夜去见了莫管事,结果他很大方的赠了我这颗药丸,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品阶的药丸,可是服用后的效果当真不错。我现在的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相信再有冯医者的妙手施针,彻底痊愈也就这几天的事了。”

  说完之后,左风就忍不住大笑起来,那模样好不畅快,可是冯礼看到后,眼角却是明显的快速抽搐了几下,不过他最后还是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

  虽然表面上刻意装出镇定的模样,可是冯礼的动作却略有一些慌乱,来到左风床榻边,冯礼迫不?#25353;?#25235;住左风的手腕,将灵气渗入探查。

  早就有所?#24613;?#30340;左风,从容不迫的伸手任由对方探查,脸上始终挂着平静的笑意。眼看着冯礼神情不住的变化,左风不禁有些好笑。

  冯礼的探查可以说非常顺利,而且左风的伤势本来就已经快要彻底痊愈,现在?#30343;?#31245;微制造出一种,接近痊愈的假象自然非常轻松。而冯礼不管从修为和医道上的理解,?#24613;?#24038;风差了太多,自然看不到左风体内的真实情况。

  当冯礼收回灵气后,整个人坐在床榻边,完全陷入了沉默。琥珀等?#35828;比幻?#30333;是什么情况,不过大家也?#30343;前?#26263;发笑,表面上却都好像在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

  有人在分拣药?#27169;?#26377;人好似在整理账目,有人在运功修炼,实际上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冯礼和左风这边。

  “莫管事当真是大方的紧,公子现在的伤势的确大有好转,而且……,而且你的修为似乎又有所提升,若?#30343;强?#22312;感气期巅峰,恐怕提升一级都?#30343;?#27809;有可能。”

  冯礼说的话明明是要恭喜左风,可是说出来的声音却仿佛带着一种淡淡的哭腔,这让左风等人强忍着笑意,而且忍的十分痛苦。

  大家都能猜到,现在的冯礼恐怕在心里,已经将莫尚由祖宗八辈都给骂了一个遍,可是表面上却不敢有任何的表露。

  冯礼很不想实话实说,可是伤势这种事,本人其实也是有感觉的,尤其是修为有所提升这样的事,本人感觉的更加清晰,他就算不想说左风心里也该很清楚。

  犹豫了片刻后,冯礼这才开口说道:“康公子的伤势的确大有好转,可是你这伤却有隐伤,这可是千万马虎不得的事情。若是不能彻底根除,将来不仅可能再有反复,甚至还会影响到你的修?#23567;!?br>
  先说了一番恐吓之言,随即话语一转,说道:“不过有我在你尽管放?#27169;?#37027;些隐伤我都一定帮你尽数消除干净,只要康公子再给我七天。呃……五天,我必然可以将那些隐伤完全治愈。”

  当冯礼说七天的时候,察觉到左风?#32426;?#24494;微一皱,马上就心虚的改成了五天。可是他却没有注意到,其实屋内的其他几个人,刚刚都是同样的一皱眉,这可?#30343;?#19981;满,而是大家强忍着没有笑。

  因为冯礼所说的七天,正是左风之前推测的,而对方改成五天,也与左风的判断一模一样。

  摆出一副无奈的模样,左风摇了摇头说道:“冯先生果?#30343;?#21307;者父?#24863;模?#22312;下心中实在钦佩不已。只不过康?#19968;?#26377;诸多事情,而我也不能耽搁家族的大事。?#19968;?#26377;两日时间,两日之后?#19968;?#31163;城,咱们的治疗就在这两天吧。”

  “康公子切勿意气用事,隐伤之事可大可小,若是不多加小?#27169;强?#26159;会让你后悔终生。”

  到了现在这种时候,冯礼也是豁出去了,直接开?#21152;?#35328;语威胁起左风来了。?#19978;?#20182;还不知道左风的目的是什么,否则根本也不会在这里磨牙了。

  “无妨。”笑着摇了摇头,左风坦然说道:“我康家以炼药为主,家族之中还有一些医道尚可之人,眼下伤势既然已经治疗到这种程度,我也就不能继续耽搁下去了,毕竟来到卫城后已经耽误太多时间了。”33小说首发 www.29689723.com m.33xs.com

  听完左风的话,冯礼脸上带着?#38480;?#30340;笑意,眼神却是?#20102;?#19981;定,显然内心之中极不平静。

  就在冯礼犹豫之时,左风开口说道:“其实冯先生好好利用这两天时间,我相信这伤势基本也就能治好。先生完全可以像昨日那样,分多次施针,您施针间隔中可以多用一些时间休息,你看这样可好?”

  听到左风这番“提?#36873;保?#20911;礼犹豫了片刻后,才有些勉强的点?#35828;?#22836;,他知道左风已经下定决?#27169;?#33258;己说什么都动摇不了对方。

  既然已经这样了,他只能选择尽量利用时间,在这两日内完成阵法的探查。他此时心中还有些没底,可事到如今不管行不行,都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不?#20197;?#32829;搁,冯礼赶快取出一根根?#21018;耄?#38543;即干净利落的开始了施针。而这一次施针,左风也看出了对?#28966;?#28982;有所保留,之前几次治疗的时候明显有些敷衍。

  ?#25381;?#20102;一刻钟,数十枚长针便已经刺入各处穴道之中,等了一会儿后,冯礼迫不?#25353;?#30340;将长针取出来后,就匆匆忙忙到外面“休息”去了。

  根本不需要左风示意,这一次逆风和左宰两个人一同出去,为的就是要配合冯礼探查阵法的行动。

  可是时间不大,左宰就已经哭笑不得的折了回来,看到左风一脸莫名其妙,左宰两手一摊说道:“哪里还需要我?#21069;?#24537;,园子里根本就没有几个岗哨,?#20848;?#26152;晚折腾的太厉害,不少人都已经下不了床了吧。”
浙江定海在哪里
北京pk10冠军直播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直走势图表 360彩票山东老11选5 爱波足球指数 双色球17103出什么奖金 三尾二尾一尾中特 淘宝快3交流qq群 彩票图表走势 中国体彩十一运夺金 黑龙江十一选五前三组遗漏 重庆幸运农场全天计划群 七星彩走势图近500期走势图 曾道人玄机图92 上海体育彩票投注站 东方6十1开奖结果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