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戰國之平手物語 > 第四十三章 損失慘重(上)
純文字㈢㈢小說網ωωω.ЗЗχ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岸和田城二之丸的評定間里面,三位受到托付,負責留守的高級武士,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明明事情已經很緊急了,但珍貴的時間仍然在不斷地浪費著。

    是將“武田間諜搗亂”的消息公之于眾,命令全體戒嚴,展開大規模的搜捕行動——包括派人帶著正式命令追回船隊?

    抑或先把事情的嚴重程度隱瞞起來,先不讓更多人知道,用官話將劫獄之事的影響消弭至最低,只派隱蔽部門暗中行動呢?

    兩個選擇看上去各有優劣,后續反應難以估計,但總比坐著不動強。

    必須有個方向,否則,你見了淡輪新兵衛之類的,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人家雖然一向恭敬服帖,畢竟還是有地位有身份的國人領主,沒有合適的理由,如何能指揮得動?

    當然若是平手刑部大人本人在此,那倒是不需要理由就可以軍令如山了,但除此之外,就沒人能有這個權威。

    留守在岸和田城的這三位高級武士,當然不會不明白這其中的道理。只是他們各自的身份都很尷尬,沒有明確的人出來打頭,便缺乏說話的底氣,即便心里有了決斷,也覺得說不出口。

    小西行長一個外地商人,年紀又輕,縱然深受主君重視,任命“軍奉行輔佐”,但顯然尚不具有懾服同僚的能力。

    服部春安倒是老資格的尾張人,人脈也深,然而因失了手臂的關系,“退居二線”已有十多年了,理論上并無什么實際權柄。

    而伊奈忠次更不用說,他是個極為優秀的后勤管理員,卻也只是個后勤管理員而已。

    小西和服部從港口回來之后的這段時間,三人從各種渠道獲得消息,知道安宅家的船隊是毫無預兆的臨時取消了休假,提前開往尾張前線的。

    如今看來,這個舉動顯然是充滿了疑點的。

    可對于如何處理這個疑點的問題,花了兩三刻鐘,也討論不出個綱領來。

    平手汎秀領兵離去之時,并未專門安排一個“留營副大將”之類的總管崗位,也沒覺得有這個必要。

    于是,事到臨頭,就面臨了決策環節的困難。

    小西行長性子急切,膽子又大,主張詐稱取得了主公的授權,召集所有留守的中級干部,然后全部控制起來,逐一分辨,以防事態惡化,同時強行解除所有水軍眾的兵權,從中挑選快船去追逐安宅家的船隊。

    伊奈忠次向來比較光明正大,反感陰謀詭計,很不贊同小西的提議,相反,他認為,事已至此首先應該將基本的實情公布出去,讓大眾都參與到抓捕間諜的行動中來。否則讓人生疑,搞不好產生更大的問題。

    服部春安覺得這兩人都不靠譜,然而他提不出什么方案,也無法說服二人。

    僵持不下,小西行長焦躁不已,跑到本丸去,找適逢其會的井伊直虎,企圖拉攏這位頗受重視的側夫人為自己張目。

    自從誕下了“梅若丸”那孩子之后,姬武士的作風安靜了許多,不再將振興家門的話時時掛在嘴邊。此番出巡,乃是正室阿犬夫人,主動委托她作為代理,四處探望家臣的眷屬,以安撫人心的。

    但她的思維并未因此退化。

    聽了此事后,井伊直虎立即出面,截取了伊奈和小西的建議各半:“的確需要召集所有要人,但不能明目張膽地控制,而是要公開劫獄之事,觀察這些人的反應再作決斷。同時要拿出敵方間諜確實從水路行走的證據,請小西殿,您以搜查之名,接過船隊的指揮權。”

    她這一說,各方倒是反應都還比較友好。

    服部春安立即表示了贊同,小西和伊奈也能接受。

    從身份上講,她也適合承擔決策的責任。

    就算后面事情不順利,被認為是下了錯誤的命令,姬武士頂多也就是被嚴令不得干政,加上床笫之間的懲戒罷了,反正她現在生下了庶出子,也不可能在事業上再有太多作為。

    而家臣們,一旦有了這么大的政治污點,影響可就深遠了。

    ……

    開船一個時辰之后,安宅清康才深深出了口氣。

    到了尾張,讓那群燙手的關東商人趕緊回家,然后給阿綾找個安全的隱居地點,接著把對應的那艘船上上下下好好清理一番,事情就再也查不出來了。

    此時安宅清康已經大致猜到,獄中“武田間諜”被人劫走之事,多半與混在走私商隊里面的“可疑人物”脫不了關系。

    這實在是十分了不得的大事情,萬一敗露的話,他的寵姬阿綾,即使沒有立即處決,也多半要到石川五右衛門,或者多羅尾光彥的暗獄里待上幾個月。

    想想跟死也沒什么分別,說不定更可怕。

    安宅清康不能接受那樣的結局,所以必須盡力去銷掉痕跡。

    按阿綾那個叔叔的話說——“我們只是販賣違禁品的走私商人,不知道什么時候,有人藏在箱子里混進來的。”

    但這顯然不足夠有說服力。來調查的人絕不會相信的。

    因此不能讓人查到這一步……

    等等!

    安宅清康忽然發現一個思維中的盲區。

    ——這么可疑,一點都沒有說服力的話,為什么我如此輕易就全然相信了呢?

    原因僅僅是,此話出自阿綾之口。

    阿綾她當然不會欺騙我!

    我和她之間的愛情是如此真誠熱烈,相互間怎么會有任何欺詐隱瞞?這與武家門第那種傳統腐朽,毫無感情基礎的政略婚姻可是完全不一樣的——安宅清康對此十分自信。

    想到這里的時候,甚至不自覺微笑了一下。

    然而立即笑不出來了。

    他忽然又想到一種令人恐懼的可能性——阿綾固然不會騙我,但她的叔叔,會不會是一直在騙她的呢?

    她一個什么都不懂,如白蓮花一般柔弱而又純潔的女孩子……她知道自家叔叔的真實身份嗎?

    回想起來,“可疑之人躲進空箱子”這種理由,完全站不住腳啊!

    為什么忽然主動說起可疑的事?為什么要用這么拙劣的借口?

    故意賣個破綻?

    如此不合情理,必定所謀甚大!

    說不定整個平手家都已經在人家布局當中了,涉足期間的,可能都會被波及……

    我要拯救安宅家,更要拯救阿綾!

    安宅清康一瞬間下意識覺得“平手家管他去死,但我需要保護該保護的人。”

    他第一時間回到船艙,找到因海浪而面色委頓的阿綾,神情嚴肅地吩咐道:“抱歉,我需要馬上把你叔叔他們一行人全部看管起來,詳細的情況,后續會跟你慢慢解釋,但現在非行動不可!”

    阿綾的臉上果然露出困惑和膽怯之意。

    安宅清康心中暗痛,摟過她說:“以后……我保證以后這種事不會再發生了,不過現在情況特殊,十分特殊,我不得不謹慎一點。”

    話音落地,阿綾眼眶瞬間紅了,緩緩低頭下去,沉默良久,才囁嚅道:“妾身……剛剛給您準備了些點心,您從早上開始,就一口飯都沒吃過了……”

    見之安宅清康憐惜之意大起,低頭一看,見女子雙手顫抖著,捧著一個精致的小食盒,心頭更是難受。

    頓時他又把正事拋之腦后了,伸手鄭重地接過食盒,輕輕打開,將溫熱的小饅頭放進嘴里,小心翼翼地咀嚼起來……

值得書友收藏的33小說網 м.③③χs.cóм
浙江定海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