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備胎大聯盟 > 第二千零二十章 為師為父
純文字㈢㈢小說網ωωω.ЗЗχ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管事的也知道岳重現在的作風,所以直接就站在書房的樓下把情況匯報了:“家主,有人希望和你見面。”

    近幾年來岳重基本是謝絕尋常訪客的,至于他愿意在家里接待的人門后的保鏢們自然也是認識的,所以像今天這般匯報必定是讓管事也犯難的問題了。

    “知道是什么人嗎?”岳重倒是明知故問的說道。

    管事連忙答道:“是晴小姐在維也納的音樂老師,蘇瑪麗蘇小姐。”

    “她不在維也納教小晴練鋼琴,跑到家里面做什么。”岳重失笑道,“難道小晴鬧出了什么問題人家直接飛到這里來找家長了?”

    “那家主您的意思是?”管事拿不準岳重心里的想法,只好陪笑著問道。

    岳重看著墻上的那一幅畫思忖片刻后說道:“你回去什么也不要和她說,如果她忍不住進來也不阻攔就是了。”

    “知道了。”管事不知道岳重打的什么主意只能按照他吩咐的去做了,而這讓他感到挺失望的。

    曉美家大管家的位置已經閑置太久了,到今年它怎么都該有個結果了才是,心里對這個位置有想法的管事們已經開始分別在不同的人身上下注,申請去照料曉美晴一切生活的管事是其中之一,而留在岳重身邊的這一個也一樣。

    他們都希望自己能夠上位,因此能夠領會主人所說的話,還有他們藏在話里面的意圖便尤為關鍵,可岳重不僅平日里連同老宅子一起都神秘兮兮的,就連他所說的話也沒幾個人真的明白他這么吩咐的目的是什么。

    回到出租屋的李小北發現曉美遠和蓮華兩個人已經擁有了遠勝于自己的默契,他們似乎很喜歡更是享受現在的生活,而自己再走進去不僅顯得多余了,他們看著自己的那種忌憚與不喜歡的目光更讓李小北不舒服。

    如果是師娘做了什么事情,不管是否產生了結果亦或者結果的好壞,師父他是絕對不會去質問她為什么要這么做的。

    李小北對蓮華還有曉美遠也從來都沒有惡意,她只是像要求自己這么嚴格一般去要求他們罷了,但沒有人能夠理解……

    她突然覺得自己沒什么地方好去了,走過曉美莊園的門口便下了決心來見師父,既然是作為正式的拜見,李小北也不打算偷偷跑進去而是選擇了光明正大的拜訪,所以她被拿不準的保鏢們擋在的門外說是要通傳。

    精致玉琢的少女獨自站在莊園的門外顯得有些落寞,可她的身姿卻是那么的筆挺與驕傲,清冷而凌冽的目光下仿佛沒有人有資格去憐憫她半分。

    管事的從老宅子那邊回來,對保鏢隊長悄悄說了兩句話,李小北這一次刻意的沒有去竊聽他們之間的交流,她想看看知道自己前來的師父會用什么態度來對待自己。

    如果以正常的標準來評價的話,自己作為徒弟來到這個世界沒有第一時間拜訪師父反倒是在其他地方準備的和師父較量一二,這怎么看也不是一件尊師重道的行為。

    李小北和保鏢管事們對視的片刻,雙方都沒有誰先開口說話,看來師父對自己的到來并不是那么的熱情?

    “可能師父你真的沒有那么想見我吧,但我既然都來了怎么也要見你一面,如果師父這里我也不那么喜歡,那就算我從來就沒有來過。”

    既然下定了決心,那李小北就不會被任何事情所阻攔,這也包括她內心里的猶豫和不安。臨任何之事都以堂堂正正的身姿去面對,那是她從小到大一路走來的執念。

    保鏢們眼中的絕美少女正大步流星的朝著他們走了過來,度過了一開始驚艷的呆滯后,他們都在揣測著對方來的目的以及她與家主之間的關系。

    相互錯過的時候,李小北的神態旁若無人的,家主雖然吩咐過了如果她要進來不做阻攔,可是保鏢們卻不由自主的想著自己真的能夠阻攔得了或者忍心阻攔嗎?

    并沒有等到他們想明白這個問題的時候李小北飄然的身影已經不見了,她從來也沒有到過曉美莊園當中,可對這里面卻比誰都要熟悉一般。

    經過了園藝的長廊與老宅子前那一彎淺淺的池塘,李小北的步伐和頻率精確計量過一般規律,還算長的路途似在不經意間就走過了,李小北來到了老宅子下敲響了房門。

    “師父,我來了。”

    一片藏著期許和不安的沉默遠比剛才的路途要漫長許多,李小北注視著房門緩緩向內打開,比她的記憶里蒼老了許多的岳重就在里面看著她。

    李小北的模樣比壁紙上的還要美上百倍,因為她的氣質是一張照片無法承載下來的,親眼見到了昔日粉妝玉琢的小姑娘長成了大美人的樣子,岳重沒有激動也沒有反感,就像是經常見面的友人一般平平淡淡的開了口:“臉上寫著不高興,誰惹你生氣了。”

    “師父怎么就知道我不高興了。”李小北撇了撇嘴,腳尖也摩挲著地面道,“倒是師父你老了好多,以前就不帥現在就更不好看了。”

    岳重嗤笑一聲讓開了門前的位置:“進來吧,小北倒是長得如花似玉的,也不知道滿位面留下了多少黯然神傷的追求者。”

    李小北一邊走進老宅子,一邊打量著一樓擺設的虛擬游戲設備,她倒也沒有好奇的問這是什么:“再漂亮又有什么用,現在我可是無家可歸了,也不知道師父你愿不愿意收留我呢?”

    “只要你不嫌棄我這地方亂糟糟的。”岳重顯然知道李小北現在需要的是什么,只不過因為其他人也在,所以她還不肯放下的端著,“小愛,你帶著妹妹們到外面玩,不要被人看見就行了。”

    老宅子里面沒有傳來任何的回應,但岳重和李小北都能夠感受到偽街孩子們的離去。

    李小北微微咬著嘴唇,眼里帶著一絲的溫柔還有許多的委屈猛然轉過身來。

    迎接著她的是岳重張開雙臂的懷抱,還有那張帶著虧欠和愧疚的蒼老容顏。

    “離開我和小焰之后,小北是不是很久都沒有哭過了?”

    這句話最終擊穿了李小北所有的心防,所以在這一刻她再也沒有了那幅高高在上的神態,舍棄掉綁架了她一生的驕傲與自尊心后撲進了岳重的懷里。

    她身影所過的空中,還飛揚著晶瑩的淚珠。

值得書友收藏的33小說網 м.③③χs.cóм
浙江定海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