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天界帝國志 > 534,虎力大仙為什么要跟孫悟空打賭?
純文字㈢㈢小說網ωωω.ЗЗχ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豬八戒和沙和尚都有幾分慌張,忙拿眼偷覷孫悟空,卻見猴子一直嘻嘻笑著,眼睛里發出邪魅的光。那國王聽說國師駕到,趕緊收了官文,急急忙忙站起來,躬身迎接。

    陳玄奘見國王竟如此禮遇,不知道三位國師是何等樣人物,不禁回頭觀看,卻見三個大仙,搖搖擺擺,后面帶著兩個丫髻蓬頭的小童,往里直進,文武百官無不控背躬身,不敢仰視。

    三人上了金鑾殿,對國王也不行禮,而國王卻越發恭謹,問道:“國師,朕未曾奉請,今日如何肯降?”

    虎力大仙看了看唐僧師徒,問道:“那四個和尚是哪國來的?”

    國王說道:“是東土大唐差去西天取經的,來此倒換關文。”

    羊力大仙說道大笑道:“我以為他們早走了,原來還在這里!”

    國王驚道:“國師有何話說?他們剛才來報了姓名,我正準備抓了他們,送給國師修建道觀,怎奈當駕太師所奏有理,朕因看遠來之意,不滅中華善緣,所以才召入驗視通關文牒牒。不期國師有此一問,想來是他冒犯尊顏,得罪了國師?”

    虎力大仙說道:“陛下不知,他們是昨天來的,在東門外打殺了我兩個徒弟,放了五百個囚僧,摔碎了車輛,夜間又闖進三清觀,把三清圣象毀壞,偷吃了御賜供養。我等被他蒙蔽了,只道是天尊下降,求些圣水金丹,進與陛下,指望延壽長生,卻沒想到他遺些小便,哄瞞我等,我等各喝了一口,嘗出滋味,正欲下手擒拿,他卻走了。今天還在此間,正所謂冤家路窄!”

    國王聞言大怒,喝令道:“來人啊,抓了這四個和尚,拖出去斬了。”

    大殿之外立即就有武士涌了進來,剎那間把唐僧師徒圍在垓心,陳玄奘高叫道:“悟空,怎么辦?”

    豬八戒和沙和尚就要拿兵器,卻聽孫悟空厲聲高叫道:“陛下暫息雷霆之怒,容我啟奏。”

    國王說道:“你沖撞了國師,國師之言,豈有差謬?”

    孫悟空說道:“他說我昨日到城外打殺他兩個徒弟,是誰看見了?他又說我摔碎了車輛,放了囚僧,此事也無見證。他又說我毀了三清,鬧了觀宇,這又是栽贓陷害我們啊。”

    國王說道:“怎見栽贓陷害?”

    孫悟空說道:“我們乃是東土之人,乍來此處,街道尚且不通,如何夜里就知他觀中之事?既然遺下小便,就該當時捉住,為什么現在才來報告陛下?他又說要求些圣水金丹,進與陛下,指望延壽長生,為什么自己卻各喝了一口?這難道不是對陛下大不敬嗎?”

    國王恍然大悟,問道:“國師,這怎么講?”

    虎力大仙啞口無言,鹿力大仙忙說道:“我們擔心那圣水是假的,所以要嘗一口。”

    孫悟空說道:“你們每日供奉三清,為什么會懷疑三清賞賜的圣水是假的?你們對三清是真心還是假意?”

    喝了尿,本來就吃了大虧,如今喝尿竟然成了自己對三清不敬的證據,三位國師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正在這時候,黃門官進來啟奏:“陛下,門外有許多鄉老聽宣。”

    三位國師一直吊在嗓子眼的心,這才放了下來,每個人臉上的神情都變得輕松坦然,不再緊繃繃的了。孫悟空看在眼里,料想這鄉老定是三位國師安排的。

    國王問道:“他們有何事干?宣上來吧。”又名圍著唐僧師徒的武士暫且退下。

    俄頃,三四十名鄉老涌上金鑾殿,呼啦啦跪倒一片,朝上磕頭,說道:“萬歲,今年一春無雨,但恐夏月干荒,特來啟奏,請哪位國師爺爺祈一場甘雨,普濟黎民。”

    國王說道:“鄉老們且請退下,馬上就有雨了。”

    鄉老們謝恩而出。

    這些鄉老的確是三位國師安排的。

    自紅孩兒成了觀音菩薩的俘虜之后,太上老君便立即趕往車遲國,安排三個老道務必截殺陳玄奘,摧毀取經團隊。三人早就聽說過孫悟空的大名,但是鹿力大仙根本沒把孫悟空放在心上,說道:“捏死一只猴子,不過踩死一只螻蟻罷了。”

    虎力大仙卻說道:“他們從南贍部洲一路走到這里,多少艱難險阻,他們都闖了過來,一定是些本事的,二弟不能小覷了他。”

    羊力大仙問道:“大哥說,我們怎么拿他?”

    虎力大仙說道:“我們在這車遲國已經經營二十年了,國中無論文武百官還是黎民百姓,無不對我們虔誠智禮,我們要發動一國民眾力阻取經團隊,只要他們一旦踏入車遲國的土地,我們就讓他們陷入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

    因為有了這樣的打算,所以孫悟空打殺兩個小道士、放了五百囚僧、甚至大鬧三清觀,他們都沒急著出手。車遲國地界廣大,這四人即便想逃,也逃不出去。

    這天一早,虎力大仙便安排徒弟尋一些鄉老,如此這般交代了一番,當時鹿力大仙就不明白了,問道:“師兄,前段時間剛下雨,為什么突然又要求雨呢?”

    虎力大仙說道:“保護陳玄奘的并非孫悟空、豬八戒、沙和尚三人,暗中還有四值功曹、五方揭諦、六丁六甲、護教伽藍,如果我們一旦要對陳玄奘下手,那些暗神就會跳出來與我們作對。”虎力大仙深深地嘆了口氣,說道:“我們未必是他們對手啊。”

    羊力大仙說道:“那為何求雨?”

    虎力大仙說道:“求雨是假,賭賽是真。我們到時候就與陳玄奘打賭,他若輸了,就殺了他。我們殺得正大光明,就算是如來佛祖來了,也說不出什么來。”

    鹿力大仙笑道:“求雨,正是我們強項啊。”

    現在,國王聽鄉老們說“今年一春無雨”,便立即會意這是三位國師安排的,因為自從三位國師來到車遲國之后,二十年來風調雨順,根本不需要百姓求情,國師就會及時求下甘霖,今年春天更不曾有一日干旱。鄉老們說“今年一春無雨”,也是三位國師提醒國王,一旦應對不得體,“一春無雨”可就要一語成讖了?

    是要風調雨順,還是維護四個野和尚?

    這根本就不成問題。

    國王說道:“唐朝僧眾,你們可知道朕為何敬道滅僧”

    陳玄奘剛要啟口應答,卻被孫悟空搶了先,說道:“知道,知道。當年,車遲國大旱,和尚們求雨沒求下來,結果來了個道士,一求,就下雨了。這故事,我們在烏雞國的時候聽過。”

    國王說道:“我不管你什么烏雞國還是烏鴨國,總之,三位國師對車遲國恩重如山,乃是國之柱石。你們冒犯國師,就當即時問罪。”

    孫悟空又說道:“不忙,不忙,不就是求雨嗎?我也會。”

    羊力大仙問道:“那你敢與我們賭勝求雨嗎?”

    孫悟空挺身道:“哈哈哈,俺老孫正有此意。”

    國王說道:“你若祈得一場甘雨,濟度萬民,朕就饒你罪名,倒換關文,放你們西去。如若賭不過,無雨,就將汝等推赴殺場典刑示眾。”

    陳玄奘急了,說道:“悟空,你……你會求雨嗎?”

    孫悟空笑道:“當然不會,俺老孫又沒學過那玩意兒。”

    “你!”陳玄奘指著孫悟空就要破口大罵。

    孫悟空說道:“師父,不要犯嗔戒。”

    陳玄奘壓抑住怒火,氣得渾身顫抖。

    沙和尚心想:“難道這猴子有二心了?”

    豬八戒向來心直口快,問道:“猴哥,你不會把我們都誑在這里,自己跑了吧?”

    孫悟空冷笑道:“就憑這些凡人,也想留住我們?大不了,我們大開殺戒,闖出一條血路,殺出車遲國。”

    陳玄奘聽了,直喊:“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國王命人打掃壇場,又擺駕親上五鳳樓,陳玄奘隨著孫悟空、沙和尚、豬八戒,侍立樓下,那三個道士則陪著國王坐在樓上。少時間,一員官飛馬來報:“壇場諸色皆備,請國師爺爺登壇。”

    虎力大仙欠身拱手,辭了國王,徑下樓來,孫悟空向前攔住道:“先生哪里去?”

    虎力大仙昂然道:“自然是登壇祈雨。”

    孫悟空說道:“你也忒自重了,也不讓讓我這遠鄉之僧。也罷,這正是強龍不壓地頭蛇。不過,有件事情我們必須先講清楚了。”

    虎力大仙問道:“什么事情?”

    孫悟空說道:“我與你都上壇祈雨,怎么知道這雨是你的,還是我的?”

    虎力大仙說道:“不消講,陛下自然知道。”

    孫悟空說道:“那不行,還是講清楚了才,才好行事,萬一被你耍賴怎么辦?”

    虎力大仙不愿與他糾纏,便說道:“這一上壇,只看我的令牌為號:一聲令牌響,風來。二聲響,云起。三聲響,雷閃齊鳴。四聲響,雨至。五聲響,云散雨收。”

    孫悟空眼珠子骨碌碌轉,笑道:“妙啊!我倒是沒見過,請,請,請,You can you up.”

    虎力大仙問道:“你說什么?”

    孫悟空說道:“我什么都沒說,這是一個幻覺。”

    虎力大仙拽開步前進,陳玄奘等人隨后,徑直來到了壇門外。抬頭觀看,那里有一座高臺,約有三丈多高,左右插著二十八宿的旗號,孫悟空指著其中一面旗,說道:“師父你看,那是奎木狼的旗,在寶象國的時候,你就是吃了他的虧。”

    陳玄奘不耐煩,說道:“生死攸關了,就別說這些不咸不淡的事了。”

    孫悟空嘻嘻一笑,說道:“師父被怕,俺老孫不會讓你吃虧的。”

    高臺頂上放著一張桌子,桌上有一個香爐,爐中香煙靄靄。兩邊有兩只燭臺,臺上風燭煌煌。爐邊靠著一個金牌,牌上鐫的是雷神名號,寫的是:“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底下有五個大缸,都注著滿缸清水,水上浮著楊柳枝。楊柳枝上,托著一面鐵牌,牌上書的是雷霆都司的符字。左右有五個大樁,樁上寫著五方蠻雷使者的名錄。每一樁邊,立兩個道士,各執鐵錘,伺候著打樁。臺后面有許多道士,在那里寫作文書。正中間設一架紙爐,又有幾個象生的人物,都是那執符使者、土地贊教之神。

    虎力大仙走過去,直上高臺立定。旁邊有個小道士,捧了幾張黃紙書就的符字,一口寶劍,遞與大仙。只見他執著寶劍,念聲咒語,將一道符在燭上燒了。那底下兩三個道士,拿過一個執符的象生,一道文書,也點火焚之。接著,那上面乒的一聲令牌響,只見半空里,悠悠的風色飄來。

    豬八戒口里作念道:“不好了!不好了!這道士果然有本事!令牌響了一下,果然就刮風!”

    孫悟空說道:“兄弟悄悄的,你們再不要與我說話,只管護持師父,等我干事去。”

    豬八戒問道:“干什么事?”

    但是,孫悟空卻沒理他。

    豬八戒又問道:“猴哥,你到底要干什么?”

    孫悟空還是不理他。

    豬八戒轉頭看去,卻見猴哥木木呆呆的,就像干尸一般,豬八戒急了,說道:“糟了,這猴子果然跑了。”

    沙和尚問道:“二師兄,怎么了?”

    豬八戒說道:“你還記得萬壽山五莊觀嗎?清風明月誣陷我們偷吃了四個人參果,這猴子便使出了身外化身之法,元神出竅去推翻了果樹。如今,他又走了,只留下一具空皮囊。”

    沙和尚說道:“別怕,師父只要一念那話兒,大師兄就回來了。”

    豬八戒說道:“師父,你快念,你快念。”

    陳玄奘早就慌怕了,兩個徒弟這么一說,他立即就念了起來,只見那具干尸一般的孫悟空突然倒地,捂著腦袋打滾,邊打滾邊罵:“誰他娘的在咒我?”

    陳玄奘立即住嘴,說道:“悟空,我不是故意的。”

    豬八戒說道:“師父只是想你了。”

    沙和尚問道:“大師兄,你去哪兒了?”

    孫悟空氣憤地說道:“我剛才元神出竅,上得半空當中,看到風婆婆正在放風。”

    豬八戒問道:“那老妖婆果然來了?”

    孫悟空說道:“我對她講,我保護唐朝圣僧西天取經,路過車遲國,與那妖道賭勝祈雨,你怎么不助老孫,反助那道士?”

    豬八戒問道:“她怎么說?”

    孫悟空恨恨地盯著三人看了一眼,說道:“她剛要開口說話,我腦袋一疼,就下來了。”

    豬八戒說道:“那你快去,快去。”

    孫悟空說道:“我遲早死在你們手里。”

    陳玄奘說道:“悟空,生亦何哀死亦何苦,你就去吧。”

    孫悟空卻不搭理他。

    豬八戒說道:“師兄,師父跟你說話呢。”

    孫悟空依然不說話。

    豬八戒說道:“這弼馬溫,脾氣還挺大。”

    話音剛落,一根鐵棒子就插進了他的鼻孔里,孫悟空罵道:“我就知道你這個夯貨老是在我背后說壞話。”

    豬八戒驚道:“哎呀我的媽呀,猴哥,你沒走啊?”

    “猴哥?”孫悟空問道,“不叫我弼馬溫了?”

    “不敢了,不敢了,猴哥,你饒了我吧,辦大事要緊,辦大事要緊啊。”

    孫悟空又不說話了,豬八戒問道:“猴哥,你還在嗎?”

    孫悟空還是不說話。

    豬八戒緩緩后退,將鐵棒子從自己鼻孔里褪了出去,又問道:“猴哥,我再也不敢了。”

    沙和尚說道:“這次,大師兄好像真的走了。”

    孫悟空卻突然又開口了,說道:“還是老沙忠心,禮數一直不缺。”

    沙和尚惕然心驚,說道:“大師兄,快去辦正事吧,風婆婆還在等你呢。”

    孫悟空說道:“你們兩個好好護持師父!”說罷,再次元神出竅,來到半空中,風婆婆問道:“大圣,你突然去哪兒了?”

    孫悟空說道:“別提了,遇到豬隊友了。咱們繼續!我保護唐朝圣僧西天取經,路過車遲國……”

    風婆婆說道:“大圣,大圣,這段臺詞已經說過了,說重點,說重點。”

    孫悟空說道:“好,是這樣的。我且饒你,把風收了。若有一些風,把那道士的胡子吹得動動,我就打你二十鐵棒!”

    風婆婆說道:“原來就是這事?不早說。”說完,她把風口袋一扎,天地間頓時一絲風都沒有。

    高臺之上,虎力大仙納悶地看看天,剛才分明有風來,怎么說沒就沒了呢?

    高臺之下,豬八戒忍不住亂嚷道:“我說那個老道士,你趕緊下來吧,令牌已響,怎么不見風來?”

    虎力大仙假裝沒聽到,又執令牌,燒了符檄,撲的又打了一下,只見那空中立即云霧遮滿,一場大雨眼看就要傾盆而至。

    孫悟空暗暗心驚,知道這虎力大仙的確有幾分本事,不知道自己還能有幾分勝算。他半空中高叫道:“布云的是哪個?”

    推云童子、布霧郎君立即從云霧中現身,問道:“孫大圣,你怎么在這兒?”

    孫悟空又將前事說了一遍,二人便立即收了云霧,放出太陽星耀耀,一天萬里更無云。虎力大仙自從練成這祈雨的本事,從來沒遇到這種事情,分明云霧滿空,卻突然又云開日出。他知道,這番是遇到高手了,看來這孫悟空著實不好對付。

    豬八戒笑道:“你這老道士只會哄騙皇帝,搪塞黎民百姓,其實一點真實本事都沒有。令牌響了兩下,如何不見云生?”

    五鳳樓上的國王也很納悶,這二十年來,國師每年都要作壇祈雨,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十分靈驗,怎么今天就不行了呢?

    虎力大仙心中焦躁,仗寶劍,解散了頭發,念著咒,燒了符,再一令牌打將下去。這一符立即驚動了玉皇大帝,他呵呵笑道:“車遲國開始斗法了。”

    身邊的許旌陽說道:“正好給那三個臭道士一點顏色瞧瞧。”

    玉皇大帝說道:“他的五雷法是個真的,按律法,我必須派出雷公電母。身為天庭主宰,我不能帶頭違法亂紀啊。”

    許旌陽說道:“那三個妖精眼里只有三清而無陛下,陛下難道還要幫襯他們?”

    玉皇大帝哼了一聲,說道:“我們不是還有孫悟空嗎?何必與三清正面為敵呢?”

    許旌陽說道:“陛下圣明。”

    玉皇大帝派遣王靈官立即到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府下傳旨,著令雷公電母急赴車遲國。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派遣鄧天君率領一眾雷公電母立即啟程,眾人浩浩蕩蕩奔向車遲國,卻不料想,遠遠地看到了一只猴子迎立在半空中。

    鄧天君問道:“大圣,你不保護唐僧取經,跑這兒干什么啊?”

    孫悟空說道:“找你們喝茶啊。”

    鄧天君說道:“哎喲,我現在忙著呢,等我忙完再喝茶。”1

    孫悟空說道:“忙什么忙,忙著跟我做對嗎?”

    鄧天君說道:“大圣,這是什么意思?”

    孫悟空便又將前項事說了一遍,最后問道:“你們怎么來得志誠,這是什么法旨?”

    鄧天君說道:“那道士五雷法是個真的,他發了文書,燒了文檄,驚動玉帝,玉帝擲下旨意,我等奉旨前來,助雷電下雨。”

    孫悟空說道:“既然如此,且都住了,等會再步雷電。”

    鄧天君猶疑道:“這……”

    孫悟空說道:“我跟玉帝都是老交情了,放心吧,也就稍遲片刻的事。”

    “那好吧!”鄧天君便命雷公電母收了法器。

值得書友收藏的33小說網 м.③③χs.cóм
浙江定海在哪里